<address id="l3x5d"></address>

            <form id="l3x5d"></form>

            評點淮劇
            · 淮劇視點
            · 論文發表
            劇團榮譽

            先進集體

            個人榮譽
            淮劇特輯
          1. 此欄目下沒有文章
          2. 我們的團隊
            ·國家一級藝術監督  徐建東
            ·國家二級作曲  周學伍
            ·國家二級演奏員  宋步宏
            ·國家二級演員  王 磊
            ·主任舞臺技師  陳明
            ·國家一級編劇 陳明
            ·國家一級導演 蔣宏貴
             
            您現在的位置: 鹽城市淮劇團 >> 評點淮劇 >> 論文發表 >> 正文  
            “又一出有意思有意義的好戲”
            ——首都文藝界專家談《十品村官》(2002年11月2日—3日座談紀要)
            作者:admin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3999    更新時間:2012-3-29
            ——首都文藝界專家談《十品村官》
                編者按:2002年11月,國家文化部為迎接黨的十六大的勝利召開,決定從全國選調13臺優秀劇目晉京演出,鹽城市淮劇團創作演出的《十品村官》入選晉京,在民族文化宮演出。演出受到首都觀眾和戲劇界專家學者的高度評價,文化部和中國劇協并為此分別召開座談會,本座談紀要即根據座談記錄摘要。
                李慶成(中國兒藝劇院副院長、評論家)

                鹽城市淮劇團已是第二次進北京了。記得96年的時候,我看過《雞毛蒜皮》。當時我們在沙灘座談,《中國文化報》還約我寫了一篇文章,題目就叫《有意思、有意義的一出好戲》,專談《雞毛蒜皮》。昨天看了《十品村官》,我覺得這是又一出有意思、有意義的好戲!這出戲延續了《雞毛蒜皮》的風格,輕松活潑,如釋負重。從生活中發掘人物,從人物出發編劇本,很有意思。情節很生動,生活氣息很濃。貼近現實時代但不牽強附會,語言幽默俏皮但不輕浮。田來順這個人物一下子立起來了!比如他去討債,他想了個辦法用了一塊標語牌;狐貍流產,他也想了個辦法來解決,就是把機場噪音錄下來,讓母狐由輕到重、由遠到近慢慢適應,也挺有意思。田來順和小月、李彩珠之間的情感糾葛,我認為目前的呈現很不錯。李彩珠有一個解釋:“有情人未必有緣份”。這是一種新的戀愛觀,不見得有情人都成眷屬。彩珠很大方,她是從農村進入都市,又從都市回到農村的現代知識女性嘛。當年田來順又是贈鏡子,又是題詩,但我不一定同你結婚,情是情,緣是緣。情感是精神行為,婚姻是社會行為,在這方面作者把握得很有分寸。田來順不必要在小月和彩珠兩人之間折騰來折騰去,也不要舊夢重溫,那是老套子,F在這樣的處理倒是有新意的。其他幾個人物,比如支部委員徐干娘,挺把自己的官當回事,又不能太把自己當回事,她很認真,喜劇色彩很濃。譚半夜、六媽的喜劇性都很強。我想,在“有意思”上肯定沒問題。有意義就甭說了,它反映了我們當代農村的變化帶來人的心理流程的變化,看到了蘇北農村未來發展的美好前景。這幾個演員的表演確實爐火純青!現在,你們抓住“村官”搞了幾部戲。希望你們繼續搞下去!觀眾會喜歡,尤其是像這樣,六個演員一臺戲,很適合在農村演出。

                王蘊明(中國劇協)

                昨天看了《十品村官》,總的藝術感受我用八個字來概括:活潑清新,輕巧靈動。我特別要強調的有三點:一個是情趣特別突出?吹贸鲎髡邔顫O的編劇法深有體會。李漁特別強調“情趣”,“情趣”二字作為編劇,特別是作為輕喜劇來講,是它的靈魂,作者正是抓住了這一點。沒有情,只有趣,個戲就顯得飄浮,缺乏厚重感;只有情,而沒有趣,個戲就缺乏靈動。這個戲既有情,又有趣,所以既靈動又厚重,這一點很突出。這個戲寫了情,既有戀情,又有長輩對晚輩的親情,還有鄰里鄉親的鄉情。這種情寫了一個生活的斷層,比較全面,比較真切地反映了農村生活的面貌。第二點,有趣。這個戲所有的人物都有趣,都沒那么呆板。田來順、那個老革命“徐干娘”、譚半夜、六媽、彩珠和小月這幾個人物都有趣。這個“趣”跟“鬧”是兩碼事。有些戲“鬧”,喜不起來愣要你去樂,那種喜是外在的。而這個戲情節本身、人物本身就讓你感到有趣!扒椤薄叭ぁ苯Y合得這么好,情趣表現得比較充分。第三點,演員表演舞蹈化,這也是過去我們追求多年的戲曲化!妒反骞佟返难輪T形體動作規范化,和語言的趣味、人物的趣味、情節的趣味、動作的趣味結合得非常好。而且舞蹈很充分,整個舞臺全部動起來,不是外加的,而是戲本身特有的,由人物、情節自然生發出來的舞蹈化,F代戲可以做到生活化,但要做到戲曲化、舞蹈化、規范化是比較難的,這個戲做得比較好,是一個非常成功的輕喜劇。

                薛殿杰(中國舞美學會顧問、名譽會長)

                《十品村官》全劇的舞美是淺色調的,搞得很明快,很清新,沒有沉重感,與戲劇的風格、演員的表演是統一的。燈光也配合得不錯。這種明快使觀眾看得不累,很舒暢,很簡潔。特別是兩邊的裝飾條,色彩很明快,很有現代感,拉近了與這個時代的距離。特別是流動的平臺,一方面保持全劇的連貫性,同時跟戲也結合在一起了,加強了舞臺的流動感,為演員的表演提供了空間。后面的背景不是寫實的,給觀眾留出想象的余地,而且有地方特色,有地域特色,水鄉的特點很明顯。

                黃維鈞(中國劇協藝委會副主任)

                市場是塊試金石。這個戲能演600多場, 確實經得起時間和市場的考驗,肯定是一個好戲。雖然寫的小人物,但時代氣息濃。其中涉及到一些重大矛盾沖突,比如脫貧問題、集資問題、養狐、科技致富、來順跟徐干娘的矛盾(權力交班)等等,這些如果用正劇來處理,也可以寫得很凝重,但在這個戲里,作者卻是另辟新徑、出奇制勝。這是一部生活喜劇。根據劇種特點、劇團實際、觀眾需要,搞這么一臺生活輕喜劇,很好,而且達到目標了。事件雖小,但細節很講究,人物之間的勾連,用線很細,處理上很有自己的長處。喜劇對不同的題材要求是不同的,當然是越深刻越好,但它跟正劇不好比對。按照雨果的觀點,人類最早的是悲劇,然后是正劇。把滑稽戲引入中國戲劇,這是滑稽戲對中國戲劇的一大貢獻,這才有了喜劇,這是戲劇的一種進步。喜劇反映的矛盾,當然是越深刻越好,越豐富越好,但不要損壞喜劇的風格,如果損害喜劇風格的話,不如不深刻,不豐富。田來順當組長,完全是因為他討債討回一群狐貍,所以他走不掉了,只好留下來當組長。他的思想邏輯、情感邏輯,都帶著一種時代的特點,實際上是一個新農民的形象。他的觀念,他跟小月、彩珠的情感糾葛不落俗套。他對彩珠,不回避過去的情感,而且不加掩飾自己的好感。彩珠很漂亮,有知識,有文化,又有能力,加上過去還有這么一段舊情。小月心里頭打鼓這也正常合理呀。就是來順后來有一天愛上彩珠也不奇怪呀!所以,我覺得這是一群新農民,很真實。時代感通過人物表現出來,很清新,很風趣,很生動。這出喜劇的品味是比較高的。這個品味出自人物,出自人物關系。這個劇團一看就是有演現代戲傳統的,所以他們演現代戲一點不成為負擔,演得非常駕輕就熟。舞臺上充滿了動感,充滿了活力,充滿了一片綠色的生機。

                譚志湘(中國少數民族學會會長)

                看過這個戲后,我談三點感受:第一,這個戲的時代感很強。反映上個世紀末、這個世紀初,農村改革致富,把知識提高到一個顯著的地位。具體反映在李彩珠這個人物的塑造上。我覺得李彩珠這個形象在目前舞臺上是不多見的。她是個農大畢業生,養狐專家,她來到養狐場,第一個戲劇動作是要花六萬塊錢買下這個養狐場,不行的話,她就提出合作,要求以技術入股還要控股。這不是自私,不是商人的投機,它表現了時代的精英的經營智慧,表現了當代的一種思想意識。她深夜趕赴田來順的狐場,不光是為了幫助老同學搶救流產的母狐,而且要積累病例撰寫學術論文。這就是帶著現代青年人的一種顯著特點,即新的價值觀和人生觀,這在當代戲曲舞臺上是很少見的。它反映了當代知識青年的開朗、開闊,思想上符合實際。她既現實但不自私。既有知識女性的品位但又不做秀,顯得非?蓯,非?尚,讓人親近。這個人物應該給予比較高的評價,給予重視。第二點,在傳統戲里我們相當講究行當的搭配,講究濃淡相宜,而這個現代戲也很好地做到這一點,是相當不容易的,F代戲的丑角很難寫,寫得好、寫得有特色更難。這個戲中,“六媽”這個角色基本上可以歸入“丑婆”的行當。一談到“丑婆子”,我們就很容易想到高甲戲中的丑婆子,想到川劇中的丑婆子,而現代戲中的“丑婆子”的確是不多見的。這個戲寫得和演得都比較好,她總是那樣想當然,搬弄是非,身上有許多封建迷信、落后的、陳舊的東西,但在分寸上把握得卻是那么好。對這個人物的嘲諷和批評出自善意。這個人物雖然討人嫌,但是并不可恨,而且還有那么可愛的一面。就因為她這種丑中見美達到了一種審美的高度,這才是很不容易的。第三點,這個戲里有六個人物,作為觀眾來講,這六個人物都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這就又很不容易了。有時候,一出戲很多人物,但留下印象的或過了一段時間還能讓你想起來的不多,也比較難。田來順那種農民式的狡黠、智慧,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小月那種農村女孩的清純,譚半夜,民辦教師當了一輩子,過去一直謙讓沒轉正,退休后還輔佐老伴,帶領村民們日盤夜算奔小康,這種人物關系也是很獨特的。徐干娘這個人物在審美上給了我很大的愉悅和滿足。我認為整個戲達到了一種很高的審美境界。

                王安葵(中國藝術研究院原戲研所所長)

                這個戲生活氣息非常濃厚。這些人物都是群眾非常熟悉的,活靈活現的。特別需要提到的是,劇作家和演員都是懷著對這些人物熱愛的態度去展示。正面的形象不用說了,都很可愛,包括剛才大家提到的有缺點的人物,也是表現的非常真實、可信,都有它可愛的一面。像徐干娘,這類人物很容易讓人想起馬列主義老太太,但是她跟馬列主義老太太完全不一樣。雖然是個組長,但是很拿組長當回事,這是很可愛的一種品質。有時候覺得她也挺可笑。她是這么忠心耿耿的,使人肅然起敬。我是在農村長大的,對六媽這個人物,見到過很多。這樣的人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亂,老是想弄出點新聞來,但也不特別可恨,是老百姓很熟悉、很喜歡的一些人物。這是我們非常熟悉群眾、跟群眾有非常密切聯系的作家、藝術家才能夠創作出為群眾所熟悉、所喜愛的戲。導演很高明,整個一臺戲從頭到尾非常靈動。在這個戲里,戲曲化不是故意的,讓人感到是一種刻意的追求。這種戲曲化,讓人感覺是與生俱來的,覺得這個現代戲非這樣戲曲化不可。

                姚 欣(中國戲曲現代戲研究會副會長)

                這個戲正象剛才許多同志說的,生活氣息很濃,時代感很強,喜劇特色非常鮮明,舞臺呈現的戲曲化比《雞毛蒜皮》更有特色,已演了600多場,輕松愉快,群眾很歡迎,是一出難得的好戲。昨天我看了一部農村題材的電影,《父老鄉親》那是一個非常沉重的題材,晚上又看了一臺農村題材的輕喜劇,這兩臺戲前者凝重,后者輕松,從不同側面反映了當代農村生活!妒反骞佟肥抢^96年《雞毛蒜皮》進京之后,這個團搞出的又一部以村民小組長為生人公的糸列劇,實在是不容易。這個戲的時代感比《雞毛蒜皮》更強,和現實生活貼得更近,表現的生活面更真實。既輕松愉悅,又受到啟發。剛才許多同志說了不少好的意見,我沒有什么新的意見。這個團在江蘇縣級劇團中,搞現代戲是非常有成就的,常年在農村基層演出,從田頭演到城市,直至演到首都 舞臺。出了《雞毛蒜皮》這樣的好戲,現在又繼續出《十品村官》這樣的好戲,搞出一個演出就是幾百場,我對這個劇團非常敬佩。    
             
                曲潤海(中國藝術研究院原常務副院長)

                這是我今年最后一個季度開場看的第一個戲了。第六屆藝術節時,我看了一批江蘇的好戲,這個戲是藝術節上看的最后一個戲,當時叫《來順組長》。這次通知看這個戲,我就首先問是《太陽花》劇團還是《雞毛蒜皮》劇團?一聽說是《雞毛蒜皮》劇團。我想這個《十品村官》一定是那個《來順組長》?戳艘院笥X得果然是。把狐貍和女人巧妙地聯系在一起,像《聊齋》一樣地在臺上演出,我當時就覺得很有意思,還寫了一首詩,叫“當代聊齋新出臺,討債討回狐貍來”。作者想得非常怪,而且非常有意思。昨天看了以后,覺得比上次更默契,磨合得比較好,比較細致,比較成熟。這個戲也和上次《雞毛蒜皮》一樣,六個演員一臺戲。這樣的戲現在是不多的。我昨天擔心,這個戲是不是改出“狐貍”來了,就像六媽說的,弄出個大仙來,舞蹈一番。如果這樣就沒有意思了。所幸的是沒有狐貍,沒有舞蹈,而是這幾個人物。他們的唱、他們的表情、他們的言語說狐貍,有的害怕,有的厭惡,有的保護等等,全都圍繞著狐貍,而狐貍一個也沒有上場!寫了人,寫得充分,幾個演員演得十分精彩,幾個老演員,尤其精彩?戳肆鶍,我就想到趙麗蓉,演得非常精彩,又不是農村那種非常令人討厭的老太婆、包打聽。徐干娘是個馬列義義老太太,她垂簾聽政,又時時操心,擔心來順不符合她的意,走反了,處處保護他。她覺得,我說來順不好、批評他、罵他,別人不能說他不好,這也是這個老太太的特點。還有一點非常突出的,它的戲曲的特點非常突出。特別表現在它的音樂上。音樂唱腔從一開始到結束,都在節律里,這是戲曲的特點,也是這個劇團的特點。過去一提到鹽城市淮劇團就想到他們的《雞毛蒜皮》,現在再說這個團,就會想到《十品村官》。就是這樣一個小小的村官,他也想到為大家服務,這就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叭齻代表”就是要從基層開始。如果基層沒有“三個代表”,你上邊喊也是空喊。只有基層有了為人民辦事這個新的思路,他才能夠真正體現時代的精神。

                王文章(中國藝術研究院黨組書記、常務副院長)

                這個戲給人的審美感是積極主動的,不是被動的,很難得。當然,戲劇的形式、風格是多樣的,但像這樣的風格、題材、形式,基層的農民、老百姓肯定是喜歡的,特別值得提倡。我看這個戲就想到兩個問題,一個是生活與技巧的問題。只有豐富的真實的生活,才有可能替代一些創作技巧。養狐貍可能生活中很多,但把它跟女人村聯系在一起,這里面就有一個思想與技巧的問題。主要人物來順跟人家去討債,拿著一塊牌子,在這個特定的戲劇情境里很真實,沒有生活也是不行的;來順受到李彩珠的啟發,決定自己養狐貍,這本身并沒有懸念,但緊接著來了個狐貍流產——飛機起飛的聲音使狐貍受驚流產,這就是作者豐富的生活積累,他才有了這些戲劇的形式和獨特的技巧。人物的語言恰到好處,細節充滿幽默的因素。只有豐富的生活,才產生這種技巧。第二個問題,就是現代題材與戲曲的形式問題;磩∵@個劇種,基本上還接近自然生活形態,不像一些古老的劇種?戳诉@個戲,它完全就是一個戲曲。你看他們的表演,從開始到結束,始終在韻律之中。都是在一些虛擬的、協調的節奏中完成的?吹贸鲆恍⿷蚯鸬臇|西,但又沒有一點臉譜化的痕跡;既感到自然,又是戲曲所特有的,這一點尢其重要!妒反骞佟愤@樣的戲能做到這樣,值得借鑒,值得學習。還有一個,我覺得這個劇團了不起,一個縣劇團,出了一個《雞毛蒜皮》就了不起了,但是接著又出了一個《十品村官》就更了不起!出了又一部非常有意思而且非常有意義的好戲!這樣的基層劇團在全國如果有十幾個就實在了不起了。我從內心里欽佩這個來自江蘇的基層劇團。

                黃在敏(中國藝術研究院原創作中心主任)

                這個戲最大的優勢就是很生活。事很生活,人很生活,人物關系很生活,語言很生活,還有就是思想很生活。尤其是這最后一點,很不容易。我們創作的時候,往往在表層是生活,但是在思想上一提到生活,就馬上扳起面孔做學問,把全部的生活氣息破壞掉了。這個戲的作者也好,導演也好,在開掘這個題材的時候,始終把握生活這個本。不僅僅是生活的表像。思想上也始終保持一種鮮活的氣息,這一點確實很難得了。從導演的角度看,導演也是很有生活的。對這個戲整個處理,對人物關系、人物舞臺行為的開掘,都是建立在濃郁的生活基礎上的。包括有些程式的運用,也是從人物本身出發設計。特別是騎自行車那段,后邊三個人之間的背唱,這些場面的處理,從本質上抓住了戲曲的特點。同時利用音樂來滲透,來覆蓋全劇。從整個演出來看,主要是用音樂來解決和表演之間的關系。演員的形體動作保留生活氣息的同時,每一個動作強化了戲曲的韻律,這一點做得非常好。程式是什么?程式就是音樂和舞蹈,動作和音樂結合起來,發生變異,才會出現這種程式。在這方面這個戲提供了很好的經驗。

                王敏(解放軍藝術學院原戲劇系主任、教授)

                看了演出,又看了說明書,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有特色的、生機勃勃的、深受群眾歡迎的演出團體。在我們共和國的首都,在中央及省級藝術院團云集的地方,突然看到這么一個縣級的小團來演出,而且帶來了這樣鮮活的信息,我覺得是令人振奮的。我就想到戲劇的生活命力這個問題。老百姓是非常喜歡這場演出的。這臺戲既受廣大群眾的歡迎,又能登大雅之堂!這次能來民族文化宮演出,事實上就證明了這點。600 多場的演出,雄辯地證明了這個戲深受基層群眾、廣大農民的歡迎,同時像我們這樣看戲總是挑人毛病的特殊觀眾也得到了審美愉悅。這幾年,我們更多的是看到了反思的戲劇,靈魂搏擊的戲,悲劇、正劇,整夜的靈魂拷問,這是必要的。但是從靈魂拷問中,我一下子回到了天然的、農村的生活,我感到非常輕松,對生活充滿信心,越發地感覺藝術多樣化、風格多樣化的必要!妒反骞佟返难莩,好似給首都劇場里吹來一股南方的、農村的、改革開發的清新的風。就像小橋流水,像聽一首山歌,特別親切。劇本寫得好,尤其是唱詞寫得美,寫得機智。喜劇獨特的結構很詼諧、很機智、很輕巧,又充滿了生活的氣息。劇本在框架上、結構上,為二度創作提供了非常好的基礎。導演駕馭一度創作非常順暢,非常有生活氣息。難得的這六個演員駕馭這一臺戲,演員以自己巨大的熱情,對編導的要求完成得比較出色。

                金桐(中國戲曲學院導演系主任)

                這是一個實實在在的好戲。說它實實在在,整個戲從劇本到舞臺呈現都是很完美的,是我近一段時間看戲以來少見的一出好戲。首先,我覺得劇本的作者對整個創作是非常見功力的!它主題比較鮮明,寫了改革開放以后,農村執行“科技是第一生產力”重大戰略思想,寫了農村的變化。非?少F的是,它并沒有干巴巴地拎這個主題,而是把它非常巧妙地裹挾在很富有幽默感的、富有生活氣息的情節之中,體現在六個非常富有性格化的人物之中,讓它逐步展示出來。這是劇作家非常有成就的一點!從劇本到導演,把握輕喜劇這一風格非常嚴謹。比如這里寫了一個民辦教師,是干娘的老伴;一個是黨的基層的老領導,開口閉口我代表黨。其實我們一聽就笑了,五十多歲,本來就不是很老,拿著個拐棍橫來橫去,就有在農村里一種絕對權威的感覺。我沒把拐棍看成是支撐身體的一個道具,而是一種暗喻,一種有意味的象征。我覺得這老兩口,一個黨外,一個黨內,關于黨內黨外這些臺詞很有幽默感,而且也很適度,它沒有越格,沒有不恰當,很自然,看了讓人很有嚼頭。

                李春喜(中國文聯理論研究室副主任)

                這個戲尋找自己的定位非常準確。具體表現在三個方面。第一個,一個基本的故事情節的框架。在民間文化里,狐貍代表美麗的、有風情的女人。寫一個女人村里唯一的這么一個年輕、長得又討女人歡心的男人,搞來了一群代表著風情萬種的漂亮女人的一群狐貍,然后和這一群婦女發生一連串的矛盾沖突。這樣一個基本的構架,它就一定擁有老百姓,老百姓就愿意看。很通俗,很平易。反映了農民在改革開放的新時代里,在追求致富的路上,他們的快樂、煩惱,他們的努力,他們的成功和失敗。這就是又有意思又有意義而且又很有趣的故事。第二個,是在藝術風格上。這是一個帶有一定抒情色彩的喜劇,這本身包含了我們對某些演員、某些角色表演的一些認同。這樣一種喜劇,它既表現廣大農民在追求致富的過程中,他們的情感糾葛及感情的美好,它沒有搞得悲悲切切;同時我也非常欣賞劇作家的富有喜劇情趣的語言,輕松幽默,帶有適度的調侃和譏諷,增加了這個喜劇的魅力。我認為,至少近十來年我們這一個歷史階段是一個喜劇的階段,是一個平民的階段,這個階段需要喜劇。我們可能要求藝術更深沉,更富有哲理性,但在這同時,不得輕視我們普通老百姓的審美情趣和需要。還有就是它的敘事方法,或者說結構,非常簡單明了,不玩深沉,不玩花樣,就這么順順溜溜地講下去,也是非常適合老百姓的口味。

                趙景勃(中國戲曲學院副院長)

                《十品村官》的成功確實有很多值得總結的東西。第一,確實應該祝賀一下這個作者。作者非常成功!看他的簡歷還寫過小說,他本身寫的東西比一般的戲容量大,信息量大,飽滿。作者在人物關系的設計上,給我們很多啟示。幾組關系組合使得這個戲比較豐富。既有改革和前進中的困難的關系,也有黨和政的關系,甚至還有前任和現任的關系,愛情的糾葛,幾種關系組合得非常好。如果消掉了其中一個的話,都會有損于這個戲的份量。因此這幾個關系的處理,一是相互交叉,二是相互映襯。這兩點做得非常巧妙。值得總結的第二點,是這個戲的語言非常有趣,而且是提煉了現實生活中的語言,用得非常好。比如把“歷史遺留問題”移到愛情上,小題大作的語言移位。還有一些生活中喜劇性組合的語言,比如說“南蠻北侉,形成雜交優勢,對下一代有好處”,時代感很強,語言功力非常深。三是導演確實很見功力。整個戲清新、貼近生活,這兩點最為突出。滿臺清新、貼近生活,觀眾幾乎沒有疲憊和等待的感覺,基本上是在饒有趣味的狀態中看完了這個戲。

                朱文湘(中國戲曲學院教授、原院長)

                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戲。好在什么地方呢?一是與時俱進。說它與時俱進,是指這個戲從內容到形式,它不僅是貼近生活,反映了現在農村老百姓的現實生活,而且在舞臺上給人一種清新之感。雖然是演給農民看的,但我認為,這個戲照樣可以演給城市觀眾看。第二點,以人為本,F在好多戲是見物不見人,滿臺的布景、滿臺的人海戰術加錢海戰術,拿錢堆,F在戲劇不是一窮二白了,錢花得太邪乎了,上千萬的往里堆。是不是這種戲就能留得?我看未必,非?杀。我認為這個戲只有六個演員,不是說非得六個人不可,編導把精力集中到戲上,做到以人為本。所謂的“以人為本”,第一是演員,是“演人”,把人物演出來;第二是“人演”,臺上的中心是演員,發揮演員特色。第三點,弘揚特色。這個戲好就好在它仍然是戲曲,不是話劇加唱。另外一個,特別突出淮劇的特點,既是戲曲化的,也是劇種化的,這個特色非常明顯。第四點,就是趣味性。這是我們編新戲時不太注意的,往往理性有余,趣味不足,忘了插科打諢。解放后,好像插科打諢變成了某種貶義的,我覺得這是不對的,應該要強調這個東西。老百姓,甭管是知識分子還是農民,都要娛樂,都要開心。插科打諢是要品味高的,不是低級趣味,你就應該繼承這個東西。第五點,還戲于民。這個戲真正是老百姓的戲。當初,張庚老師提出“還戲于民”,我們覺得是很對的。戲是給老百姓看的,是民間藝術。我們不要單純地搞所謂高雅。他們能做到這一點,真正讓老百姓愛看,又通俗,雅俗共賞。

                姜志濤(《中國戲劇》副主編)

                前一段時間一直看部隊的戲,都是正劇。一下子看到這部生活喜劇,特別喜歡!最大的感受是樸實無華,劇本樸實無華。不是弄那么點小事故作高深,拷問呀、反思呀等等,這是最讓人累的,最讓人著急的。觀眾那么喜歡這臺戲,就是因為她樸實無華。你如果玩深沉,觀眾早走了。我們關注喜劇,不能葉公好龍。你看的時候喜歡,完了一到評獎,就覺得它不登大雅之堂,說是給農村觀眾看的什么,F在“二人轉”成沈陽的一個“點”了,“二人轉”過去在農村演,現在它殺入城市,場場爆滿,成為一個旅游項目。說明這種風格樣式的戲是有觀眾、有市場的,我們應該格外地關愛!妒反骞佟费莩隽600多場,說明了觀眾很喜歡!昨天晚上在首都民族文化宮舞臺上的演出,同樣也得到了戲劇專家的喜歡。這是一個很可喜的現象。

                廖奔(中國劇協黨組書記、秘書長)

                這臺來自基層、反映農村生活的舞臺輕喜劇,演出獲得了巨大成功,它的藝術成就是顯而易見的。它是在農村舞臺上演出過600多場的戲。 拿到北京來,它沒有專門為北京的觀眾,特別是為我們這些戲劇專家來進行包裝。我們看的時候,還是站在廣大農民的立場和視角上來看這個戲。就從這個角度來看,這個戲就是相當成功的。包括一些喜劇性的語言、情調夸張的表演,它既能在城市演出,讓雅座階層看,又能拿到農村田頭去,為農村的觀眾演出。這臺戲做到了雅俗共賞。編導和演員掌握喜劇的度很不錯。當然,我們不僅僅是去適應農村觀眾的口味就夠了,我們還有提升觀眾的審美品味、趣味的任務。這一點,《十品村官》做得就比較好!這樣的喜劇,看的時候讓觀眾笑,回過來再回味的時候,又有一點值得咀嚼的東西。有趣味、有意思,又有價值。一部反映當代生活的輕喜劇,能夠做到而且已經做到這一點,的確相當不容易。
          3. 上一篇文章:

          4. 下一篇文章:
          5.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淮劇論壇
            版權所有:鹽城市淮劇團 地址:鹽城市鹽都新區乾坤南路1號 郵編:224005
            聯系電話:0515—88438486 傳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鹽城市淮劇團,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號:蘇ICP備10006542號-2
            浪荡女的被cao日常NP,蕾丝av无码专区二区,男人的j把女人的j免费视频网站

                      <address id="l3x5d"></address>

                      <form id="l3x5d"></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