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3x5d"></address>

            <form id="l3x5d"></form>

            評點淮劇
            · 淮劇視點
            · 論文發表
            劇團榮譽

            先進集體

            個人榮譽
            淮劇特輯
          1. 此欄目下沒有文章
          2. 我們的團隊
            ·國家一級藝術監督  徐建東
            ·國家二級作曲  周學伍
            ·國家二級演奏員  宋步宏
            ·國家二級演員  王 磊
            ·主任舞臺技師  陳明
            ·國家一級編劇 陳明
            ·國家一級導演 蔣宏貴
             
            您現在的位置: 鹽城市淮劇團 >> 評點淮劇 >> 淮劇視點 >> 正文  
            《十品村官》前前后后
            《十品村官》前前后后
            作者:陳 明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點擊數:4238    更新時間:2012-3-28
                   得到《十品村官》入選江蘇省2003—2004年度舞臺藝術精品工程劇目正式通知的那一刻,我長長的吁了一口氣。在此之前,我已收到中國劇協的通知,《十品村官》劇本獲得2004年第十六屆曹禺戲劇獎·劇本獎。雖然有過一陣子興奮,但很快就平添幾許焦慮。一個劇團上上下下忙呼了幾年,結果就是你一個人拿了劇本獎,總覺得太虧欠這一幫“弟兄”們了。因為我是《十品村官》的編劇,又是負責藝術管理工作的“當差”的,具有雙重身份。大凡和我有同樣經歷的同仁,都會識得個中滋味,求一個“忠義雙全”?吹饺珓〗M的同仁歡呼雀躍,我悄悄走至門外。外面很冷,沒有月光,路燈彌漫出微紅的霧靄,給人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這是2004年12月26日的一個深夜。

                我和《十品村官》一起走過了7個年頭。如果沒有眾多領導、專家、老師、朋友對《十品村官》的垂憐和提攜,“田來順”這個蘇北鄉村的土著,就不會有這樣一個結局。因為在江蘇,在鹽城,有著一大批劇作家在拳腳交加的拼打,有一些人且為之付出了畢生的心血,但未必撞上這般“大運”。

                我是幸運的。我將永遠心存感激。

            有心插柳

                1997年歲末,我去縣政府匯報工作,談話之余說到淮劇界出了兩個梅花獎演員時,時任分管縣長的目光中盈動著一種企盼。輕輕嘆息一聲:王書龍已經四十歲了……不知為什么,我心頭一緊——梅花獎演員是嚴格限制年齡的。想到1995年《雞毛蒜皮》晉京參加全國戲曲現代戲交流演出時,在文化部組織的座談會上,專家們好評如潮;胡芝鳳激動得眼眶有點濕潤,她說:縣級劇團來一次北京不容易,這些演員的表演樸實無華,大都市院、團的藝術家們和他們相比,未必趕上他們!她同時惋惜地說:石麟童、朱桂香、梁霄鵬都超過四十五歲了,失去了申報“梅花獎”的資格。后來這個戲得了文華獎和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但,卻和梅花獎無緣。對一個搞舞臺藝術的人來說,與梅花獎失之交臂,是人生的一種錯過感。這種錯過感,就是永遠的遺憾!石麟童后來患了肺癌,病危時我去看他,他微笑著說,來世再演《雞毛蒜皮》中的尤三,拿梅花獎……我清楚地看到他的眼角上有兩滴清淚懸浮著。這里面有太多的人生況味了,我只覺得從骨骨節節里生出痛來。再后來,我的師長也是《雞毛蒜皮》的合作者馮國才先生又去世了。那時伴隨著我的是緊迫感和孤獨感!我骨子里有著農民式的“固執”,用鹽城鄉下話來說叫“半躉”,也就是看不開的意思。既然在這個位置上,就非要做成這件事。我想,拼它三、五年,讓王書龍去了卻石麟童的遺愿!我對王書龍這個演員還是很了解的,他的藝術靈氣和文化素養,在淮劇界是不多的。于是,我暗下決心,為王書龍寫一個戲!最終,王書龍獲得第二十屆梅花獎時,正好距《十品村官》首演五個年頭,也是“爭梅”演員的最后一個年齡段。


            不怕重復


                我是屬于那種“老實型”的作者。第一次接觸戲劇,還是在部隊當兵的時候。那時還是文學青年,莫名其妙地弄出一篇小說,居然被軍區創作組的領導看中了,就抽調到軍區文化部改稿。改稿期間,安排我們那些“小麻木蟲子”讀一些書和觀看電影、戲劇。一天,在濟南軍區的八一禮堂看前衛話劇團的演出,記得叫《風卷殘云》,編劇是李心田。當時,我驚訝得叫出聲來,李心田!《閃閃的紅星》的作者!是小說家呀,怎么會弄戲呢?周圍的人都笑了。我突然從笑聲里品出了自己的無知……再后來又看了山東話劇團翟劍萍的《沉浮》。我被舞臺藝術震憾了,太有魅力了。但同時也明智地告誡自己:這勞什子,不好弄,你不是吃這碗飯的料。但這一經歷,為我后來對戲劇文學、舞臺藝術的正確理解奠定了基礎。如今文學門類中,沒有戲。☉蚯┪膶W應有的位置,這是一種偏見,說得不客氣,是對戲劇文學的無知;氐降胤,進了文化館,寫小說就是不務正業了。那時不肯寫戲的原因,并不是小瞧它,而是害怕它……。這種文學樣式不好駕馭。最終還是被逼上了“戲途”。寫小說的那點家底,用到寫戲上,顯得捉襟見肘寒酸得很。我給自己定位,我能寫什么?不能寫什么?要量力而行。能提一百斤,只擔八十。這就使自己有足夠耐力來侍奉自己的每一個“劇本”了。戲曲這活,有時是要使巧勁的,蠻干往往適得其反。一個基層劇團,就這么幾個撐得住的演員,就那么一點經費,既經不住折騰,也輸不起的。我寫的三部“村官”現代戲,都是六個演員。有人說,這是我的創作風格。其實是被逼出來的!一個編劇,誰不想使自己的本子弄一點出大氣磅礴、哲理思辯、終極關懷、人性命運什么的,乃至留傳后世?但你干得了這活么?地方戲曲承載得這么多么?基層劇團吃得消么?農民觀眾喜歡么?我以為,我這樣的作者不要去干老舍、曹禺、田漢的活,小劇團不要去搶國家級乃至省市級大院團的飯碗。這是否叫不思進?現在有句很通用的話叫“科學的發展觀”。我們戲曲如何去發展,要有一個科學的發展觀。干編劇的,特別是為基層劇團干活的編劇,一定要從基層出發,多為劇團著想,要瞄準自己的觀眾群。搞傳世之作,引導戲劇新潮流乃至走向世界等等,那是別人干的事情。而我,就是侍奉這“一畝三分地”的“賤命”,老老實實地勞作,使它長出糧食來。這一來,心氣平靜了,反而在勞作之余悟出樂趣來。

                《十品村官》最初叫《來順組長》。當我把這個劇本的構想和幾位朋友商討的時候,幾乎沒有一個支持的。都說,你是在重復自己。前面已有了《雞毛蒜皮》、《是是非非》,都是寫村民小組長的,再弄出一個“來順組長”來,能超越么?而且堅持過去喜劇風格,堅持只寫六個人物。甚至一個知交說,你寫同一個風格、類型相近的戲,是否想要證明自己?能否超越自我?我想,有時重復也是力量!我對農村生活的熟悉,就是我寫第三個村民小組長的本錢。而這三個組長,是新時期三個不同階段的人物……即最初的農村聯產責任制時期,后來的土地承包大包干時期和再后來農民打工潮時期。這里面能多多少少透出些許中國農村改革開放后的縮影來。于是,我堅定了創作該劇的信心。


            提煉生活


                鄉村里的故事從來不愁斷檔干涸,只要你不離開這片土壤。

                我的生活庫里一直是有存貨的。一個圍繞如何解決“三農”問題的工作中心,一些出人意料的故事會不斷的發生,叫你目不暇接。每次下鄉蹲上幾天,就會忘記了自己是為了寫戲而收集素材的,會被那些故事吸引,時不時激起你興奮、思考和極大的興趣。下鄉村插隊的經歷和日后的與之交往,使我對鄉村對農民對基層干部產生了很深的感情。我意識到,這輩子我是無法和他們割斷了!鄉村的故事雖然多,但不是現成的文學作品。我寫了多年的農村戲,感到寫出來容易,但寫得讓農民愛看、知識階層接受、同行專家認可,就非常之難了。我經常下去的一個小鎮,在鹽城西部的湖蕩地區。那里有一個小村,三十幾戶人家,家家男人都在江南一帶的城里打工,留在村里的,都是一些婆婆媽媽、老弱病殘。一個上了年紀的駝背老頭,是該村的村民小組長,除了調解一些婆媳不和、張長李短的小糾紛,每天的必修功課就是到了夜晚在村里的小街上來來回回地叫喚:火燭小心哪,打牌不要來錢啊……這個人物總在我腦子里反復浮現。這肯定能寫出戲來,但卻重疊出《雞毛蒜皮》中尤三的形象來。后來看見一戶人家從山東弄回幾條狐貍飼養,再一打聽,是人家用此來抵賬的。幾個婦女伺侯狐貍時那膽怯的樣子,非;。我眼前頓時一亮。于是田來順討債引狐的場面油然而生了。一個女人村,有這么一個男人領著一群婦女、侍侯一趟狐貍。這是一個很有意思、很有意味的現象,這里面有強烈的喜劇因素。那個留守的駝背組長在我的生活存庫里演繹出另一個婦女形象:鄉村馬列主義老太太——徐干娘。農民增收是改變“三農”問題重要環節之一,但致富的途徑是多元的。我想,這個戲應該打在“立足本土致富”這個點上。如何使戲寫得好看呢?一是以圍繞“養狐致富”這條主線展開情節,二是“養狐致富”加情感糾葛,三是突出情感糾葛,附帶“養狐致富”。我感到第一條線最難寫,就擇取了第二條線。因為鄉下人的(個人)情感內容比起城里人更有原始感。這里面涉及到的是鄉情、親情、友情、愛情,會引起農民朋友的興趣。同樣鮮為城里人了解的養狐致富、鄉村情感,如果寫好了,觀眾面肯定要寬泛得多。至于說把這幾條線都揉在一起寫,那可能是長篇小說,而不是現代戲曲了。要解決好這些問題,編劇技巧固然重要,但更需要到鄉村去。那里的實踐會告訴你怎么寫符合生活原狀,并啟發你如何將生活提煉成文學作品,升華到美的境界。


            決不放棄


                好戲是改出來的,而改戲是痛苦的。

                我的每一部戲都經歷修改十幾稿的艱難歷程!峨u毛蒜皮》改過十稿,而《十品村官》改了十二稿。令我感動的是,領導和專家們那種傾注大量心血的投入,使我不敢有半點放棄之念。記得2002年底“十六大”即將召開之際,《十品村官》被列為慶“十六大”全國優秀劇目晉京展演。一天深夜,一位省廳領導突然打電話到我家,建議將劇名易為《十品村官》(當時這個戲還叫《來順組長》)。放下電話后,我感動得徹夜難眠。還有省文化廳藝術處、劇目工作室及藝研所的領導和專家們,都為《十品村官》的修改加工作出了無私的奉獻。所以,在修改劇本的過程中,我有一個底線——決不放棄任何一次提高完善的機會。平時在劇場里,我不是看戲,而是聽戲,在觀眾席里掃描。一旦發現觀眾走神了,我就細心琢磨,反復修改,直至改出一堂乃至幾堂彩。而劇組的演員們,常常是三天兩日重新背臺詞。我從內心里非常感謝劇組的主創人員和藝術家們。對他們的吃苦精神和耐韌奉獻,我深懷敬意!

                這里,我不得不提起1999年劇組在省人民劇場遭遇的那場大水。

                《十品村官》參加江蘇省第三屆戲劇節之際,正值汛期。當劇團五十多名演職員工徹夜裝好臺,已是凌晨六點。暴風雨又把勞累的人們驚醒——舞臺前的樂池里一片汪洋,音響設備淹沒水中,只露出幾根天線,所有的樂器全都漂浮在水面上,大貝司象一葉小船在晃悠……全團人驚呆了!此刻,離下午的演出時間只有7個小時。時任團長的王猛同志,是個體魄魁偉的大漢,禁不住淚水奪眶而出,哭出聲來。全團上下,泣不成聲。我作為領隊的分管副局長也慌了手腳。當時的分管縣長武進甲和黨委書記局長衛雨祥同志在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當即組織搶險。省廳領導緊急調來省直院團的音響設備和樂器。劇團同志重新裝臺,對光對景、調試音響、樂隊校音……真是驚心動魄的7個小時!劇場里,觀眾席下的積水是排盡了,但樂池里的水卻總是排不出。最后,只好用木板搭起“浮橋”,樂隊懸在上面伴奏。下午兩點,演出按時開始。而此刻,樂池的木板下面還流水淙淙。演出結束后,觀眾才知道,這場演出是從水里“撈”出來的,一貫以冷靜姿態觀摩的評委們全體起立,劇場里掌聲經久不息。

                現在想來,當時如果放棄了那場演出,《十品村官》恐怕又是另外一個結局了。

                進入省精品工程初選劇目時,《十品村官》已經步入第六個年頭了。令人驚訝的是,歷史往往有驚人的相似之處——當年的《雞毛蒜皮》就是歷經六個春秋,最終獲得文華獎和中宣部“五個一工程”獎。這對一個縣級劇團來說,已經是相當不容易的事了。再看全省十臺初選劇目中,有六臺是得了文華獎和文華大獎的劇目!妒反骞佟纺芊癯鼍?劇組的同志和我一樣,期望值不高。我想,搞戲的同仁對評獎會有各種不同心態,但都希望作品能獲獎。如何能使作品再提高一個層次,這實在太難了。這時自然產生患得患失的心態。前面談過,我是以雙重身份在劇組里,承受的壓力是別人難以體味的。那一段日子,實在難熬。我是足球迷,在世界上諸多球隊中,我最崇拜的是德國隊。他們嚴謹認真的程度在常人眼里可謂愚到家了。在沒有任何取勝對手希望的時候,總是一絲不茍,堅持一球一球的踢,而決不放棄。

                決不放棄,就是一種責任意識。于是,我和劇組的同志們重新開始了對《十品村官》新一輪的修改加工。著力于文本上的,是對全劇的人物重新梳理。在不失喜劇風格的前提下,開掘思辯含量;還原劇種的本真,發揮戲曲化的優長。在和汪人元先生的一次交談中,我得了新的啟迪。他原話的大意是,中國戲曲最優秀的傳統之一,就是不斷修改、完善;《白蛇傳》、《梁山伯與祝英臺》等優秀作品,經過了多少代人的努力才得以流傳下來的。應該把不斷完善劇本作為精品工程的重要手段。當然這種完善加工,和當今那些重新解讀乃至顛覆經典的實驗是另外一個概念。然而對原創作品的完善更應該回歸到劇種的本體上,回歸到戲曲的民間性的前提下,作新的觀照。

                經過一年的苦苦探求,我們將最初的檢驗,放到觀眾中去。這個戲,僅在鹽城市區劇場就連續演出近百場。改定稿復排后的首場演出,我們邀請的觀眾,對這個戲至少看過兩場。正由于他們太熟悉了,看到改動之處,都發出由衷的驚嘆和掌聲。沒有觀眾的認同,就沒有精品!這是絕對真理。


            反思收獲


                《十品村官》歷時7年,投入近80萬元。迄今演出726場,收入106萬元。先后獲得江蘇省第三屆戲劇節優秀劇目獎第一名、省“五個一工程”獎、省優秀現代戲500場獎,江蘇省2003—2004舞臺藝術精品工程劇目。主演王書龍獲第20屆梅花獎。劇本獲得2004年第十六屆曹禺戲劇獎·劇本獎。劇團獲得中國戲曲現代戲特別貢獻獎,同時被中宣部、文化部聯合表彰為服務基層、服務農村先進集體。到目前為止,劇團有編、導、演正高級職稱4人,演員、演奏員、舞美副高職稱11人,這在一個縣級小團中還不多見。在此期間,劇團收到良好的經濟效益,近兩年更新了近百萬元的燈光、音響。這在戲曲不景氣、劇團生存艱難的今天,鹽城市淮劇團不能不說是一枝獨秀。面對碩果累累的收獲,我的反思是:堅持走自己的路,不左顧右盼。

                我們的原創劇目,基本都是自己的主創人員,表現的都是鄉土題材,面對的是廣大農民,堅持小投入、小制作、小題材的創作原則。近來,劇壇有一場關于重建中國戲劇的大討論,我對這個問題沒有深入研究。不過,重建也好,發展也罷,我以為,戲曲應該把觀眾放在首位,而觀眾對你選擇又是相當無情的。我這里指的觀眾是平民群體,而不是貴族群體。如果戲曲失去平民群體,那它只有再回到“宮庭”或走進“別墅”去。戲曲朝這個方向運動,前景如何?不言而喻。一個劇作家,誰都想讓自己的作品進入戲劇史、文學史,這是很難的;如果想讓自己的作品得以傳世則更難。我想,還是應該把更多的精力投向當代觀眾,尤其是我們這個農業大國的農民。

                春節又要到了。電視里又開始了今年政府如何組織運作春運高峰的報道了。我的腦海里浮現出車站廣場上黑壓壓的民工們,大包小包肩扛手提地盼望回家過年的焦急眼神。大量農民進城打工,既讓我們看到經濟發展的美好前景,同時也顯露出當前不少農村的窮困和艱難。我長期生活在基層,對農村和農民相當了解,致富無門,仍是眾多農民兄弟的心頭重患。貧富懸殊愈來愈嚴重,城鄉差距越來越大。我想,這絕不是中國實現現代化的終極目標,也不是每一個有良知的作家所希望看到的。追溯遠古,我們的祖先可以說都是農民;如今許多城里人,上一代也都是來自農村;包括我們的作家們,都曾與鄉村有過千絲萬縷的聯系。千萬不要忘記農村,不要忘記農民兄弟!

                                                                                    文章來源《劇影月報》。

          3. 上一篇文章:

          4. 下一篇文章:
          5.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淮劇論壇
            版權所有:鹽城市淮劇團 地址:鹽城市鹽都新區乾坤南路1號 郵編:224005
            聯系電話:0515—88438486 傳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鹽城市淮劇團,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號:蘇ICP備10006542號-2
            浪荡女的被cao日常NP,蕾丝av无码专区二区,男人的j把女人的j免费视频网站

                      <address id="l3x5d"></address>

                      <form id="l3x5d"></fo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