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l3x5d"></address>

            <form id="l3x5d"></form>

            劇目集錦
            · 古裝劇
            · 現代戲
            · 折子戲
            · 小淮戲
            劇團榮譽

            先進集體

            個人榮譽
            淮劇特輯
          1. 此欄目下沒有文章
          2. 我們的團隊
            ·國家一級藝術監督  徐建東
            ·國家二級作曲  周學伍
            ·國家二級演奏員  宋步宏
            ·國家二級演員  王 磊
            ·主任舞臺技師  陳明
            ·國家一級編劇 陳明
            ·國家一級導演 蔣宏貴
             
            您現在的位置: 鹽城市淮劇團 >> 劇目集錦 >> 現代戲 >> 正文  
            舞臺劇《二餅上城》劇本
            作者:陳 明    文章來源:陳 明    點擊數:4431    更新時間:2013-3-23
              

            ·大型現代淮劇·

             

            二餅上城

            陳 明


            人物  田半車    五十多歲  鄉村教師,深度近視,人稱“田二餅”。

                        四十多歲  田半車的學生,后進城當保姆。

                        三十多歲  鴻運公司財務總監,焦浩運的妻子。

                  焦浩運    三十多歲  鴻運公司總經理,田半車的學生。

                  常傳達    三十多歲  某開發區招商局八處第九副處長,人稱“常老九”,玉秀的侄兒。

                        三十多歲  新加坡茉莉集團董事長,英文“瑪利亞”,田半車的學生。

                  老村長    五十多歲  田家灣村主任。

            地點  蘇北里下河地區田家灣——蘇北某縣城。

             

             

             

            【夏日清晨。

            【田家灣村頭。

            【伴唱: 一筆欠款引糾紛,

            新建校舍遭封門。

            眼看開學難上課,

            村民個個急在心。

               【伴唱聲中,老村長與眾村民拿著鑼鼓齊聚村下。

            村民甲    老村長,太陽都八丈高了,田老師怎么還沒來呀?

            老村長    別急,昨晚上說好的,再等等。

            村民乙    村長,依我看,這個人恐怕不會來了。

            老村長    不可能,昨天是他親口答應進城去的。(對村民甲)你到他家去看看,催他快的。

            村民甲    好。(下)

            老村長    這個田半車,人到哪兒去了呢?

            村民丙    老村長哎……田半車,酒瓶底厚的眼鏡一撐,人稱田二餅,田家灣的文化人!沒聽人家說嘛,文化人一激動,就感情用事,一冷靜,就膽小怕事,一琢磨,就沒事找事,一猶豫,省事無事……二餅先生八成是打退堂鼓了。

            老村長    文化人怎會言而無信呢?不會的,肯定有什么事情纏住了。

            村民甲    (上)村長……田老師家鐵將軍把門。

            村民丙    三十六計,溜為上。

            老村長    這……不是開國際玩笑嘛。(對觀眾)大家都聽著,你們分頭尋找,村里村外溝邊河濱,家前屋后,包括豬圈茅缸,哪怕是挖地三尺,一定要把他給找出來。

            【眾村民分頭下。老村長隨下。

            【田半車從大樹背后悄悄走出。

            田半車    唉……

                     (唱)寒假里校友相會宴賓客,

                           眾學生歡聚談心把酒吃。

                           也怪我,說話直,

            請學生資助母校把力出。

            小馬麗捐贈圖書五萬冊,

            支票當場把帳入。

            焦浩運不甘示弱腳一跺,

            表態捐贈電教室。

            報紙電視一炒沸,

            全縣上下都曉得。

            我激動之余太冒失,

            到縣城賒欠電腦正五十!

            那曉得至今捐款未落實,

            供貨商討債無果封教室。

            眼看著秋季開學沒幾日,

            家長們怨氣朝我身上出。

            想到此半車愧疚又自責,

            怨浩運,不誠實,

            害得我,腰難直,

            現在是左右為難,進退不得,前思后想,難以選擇,

            六神無主沒良策。

            【擦汗,并取下眼鏡擦拭。眾村民悄悄上,一村民搶過田半車的眼鏡。

            田半車    哎哎哎,哪個哪個……別開玩笑,快把眼鏡給我!

                      【摸索著追逐,差點撞在樹上。眾哄笑。

            村民甲    哎哎哎,我說二餅先生,你怎么一個人躲到這里來了,害我們找的好苦!

            田半車    我躲什么?你們,你們把眼鏡還我好不好……

            村民乙    眼鏡還你可以,可你要答應進城要錢!

            田半車    (有點惱怒地)你們……你們怎么能這樣對待教書先生?你們這樣逼我,我,我不去!

            村民丁    跟他說不出什么名堂來!什么樣的先生教什么樣的學生,歪葫蘆開不出周正瓢。

            田半車    你們,你們……

            村民乙    羅嗦什么,我們找村長去。òl現)哎,村長來了。

                      【老村長上。

            老村長    田老師,你可來了。

            田半車    村長,我的眼鏡……

            老村長    怎么啦?

            村民丙    他說不去縣城,我就……

            老村長    行了行了,別鬧了。(將眼鏡還給田半車)田老師是文化人,豈能言而無信,說話不算話呢。▽Υ迕窦祝┤,買瓶酒。為田老師壯行。

            田半車    村長,我滴酒不沾,你又不是不知道。

            老村長    那就買瓶礦泉水,我們以水代酒。(村民甲應聲下)

            田半車    村長,我……

            老村長    看你這副樣子,就跟沒吃早飯似的!

            田半車    你怎么知道的?

            老村長    哎呀,你怎么不早說呢。也怪我工作不細,你一個人生活,有一頓沒一頓的……(對眾)你們快去給田老師弄點吃的去。(眾分頭下)

            田半車    村長,你還真讓我去?我看,還是你親自出馬去一趟吧。

            老村長    廢什么話?為了這筆電腦款,村里派了五六趟人去城里要款結果都是空手而回。焦浩運是你學生,你去最合適!

            田半車    這……這……老師向學生討債,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老村長    斯文……斯文……我看你教出這樣的學生,早就斯文掃地了。

            田半車    你也太小看我們文化人了。

            老村長    (故意激他)我就小看你了怎么樣?古語說:“學富五車”,可你卻叫什么田半車,就沖你老祖宗給你起的的名字,就知道你不行。

            田半車    (受了侮辱,委屈地)你懂什么?田半車,意寓深刻。從字面上看是學富五車,我田家就有半車,如果從深處想,那就是學海無涯,若想達到彼岸,須得終身努力,絲毫不能懈怠。我田半車……

            老村長    你就是成了田五車,你學生焦浩運還不是照樣不把你當碗菜!

            田半車    (跳了起來)他敢!天地君親師,我是他五祖宗。他名氣再大掙錢再多,還能連祖宗都不要了?

            老村長    那好,你現在就進城去找他,把他親口答應的這四十萬電腦錢要回來!

            田半車    去就去。ㄞD身便走,剛走了兩步,忽然悟了過來)我明白了。你剛才是在用激將法……

            老村長    (正色地)田二餅,請將激將一個理。你要認識這件事的嚴重性,事情是你惹的,風頭是你出的,電腦是你欠的,資金再不到位,學生開不了學,這個責任可全是你的!到時候報紙電視再一曝光,你田二餅可就晚節不保,沒臉見人了。

            田半車    這……村長,讓我再想想,再想想……

                      【眾村民上。

            村民甲    村長,酒來了。田老師,我給你滿上。

            村民乙    田老師,這是我家的咸鴨蛋,給你。

            村民丙    田老師,這是我老婆送你的兩個大饃頭,你帶上。

            村民丁    田老師,這是我為你買的豬頭肉,你拿著!

            老村長    田老師,為了田家灣,我以水代酒,敬你一杯!

            田半車    (一飲而盡)謝謝!謝謝!

                      (唱)手捧飯菜難平靜,

            頓覺愧對眾鄉親。

            老村長    (唱)壯行酒為你進城鼓鼓勁,

                            幾樣菜代表鄉親一片心。

            你為鄉親擔重任,

                    (唱)幾多期待幾多情。

            老村長    (唱)希望你此行不辱使命,

            田半車    (唱)我深知肩上擔子重千斤。

                    (唱)希望你不辭辛苦,

            預祝你馬到成功。

            早日要回捐贈款,

            孩子們安心進校門。

            待到順利歸來日,

            你是村上的大功臣。

            到那時,

            村頭擺下慶功宴,

            八人大轎抬著你風風光光游全村。

            田半車    我……一定盡力而為。

            老村長    田老師,開弓沒有回頭箭,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田半車    如果失敗,以村規論處:械杖十棍。

            老村長    好,出發!

                      【田半車擦擦眼鏡戴好,下。眾人一齊向其遠去的背影揮手致意。

                      【切光。

             

             

                      【特寫光下。衛鴻在訓導酒店職工。

                  今天我來酒店,是曉諭大家,鴻運集團將要和新加坡外商合作研發產品,外商談判代表就入住酒店。因此,要求酒店上下做好充分的準備,從今天開始進入模擬狀態……酒店是鴻運集團的招牌,誰要是砸了我的招牌,我就砸誰的飯碗。具體工作……由玉秀統一布置……

                      【燈亮。華燈初上。

                      【鴻運大酒店。玉秀正指揮員工在打掃衛生,常傳達上。

            常傳達    大姑……上次相親……

                  我不想考慮。

            常傳達    你怎么這樣啊……這個人,雖然年紀大些,人家是副局長啊。

                  我……我正忙著呢,衛總親自來酒店督陣,這個月有外商談判,代表入住酒店,我哪有心思談這個……

            常傳達    工作、愛情兩不誤嘛……這位副局長,平時對我很關心,很扶持、很……這么說吧,對我的未來很重要!你想想……我在局里是八處的第九副處長,如果你們倆成了親……我的位置,最起碼往前挪挪噻……說不定就能撥正。

                  不是大姑說你,你想提拔,就該踏踏實實把工作干好,這跟我成不成家不搭界,我還有事……哦,衛總監說了,你一來,到酒店接待室去找她。(下)

            常傳達    大姑,大姑……(下)

            【田半車內唱: 乘船轉車不懈怠——

            【田半車風塵仆仆地上。

            田半車    (接唱)田半車一路顛簸、風塵仆仆,

            終于趕到縣城來。

            華燈初上流光溢彩,

            但只見人來車往滿大街。

                              猛抬頭鴻運酒店好氣派,

                              迎賓小姐身披綢帶甜甜的笑臉像花開。

                              三年前我進縣城把教具買,

                              這里是小吃店鋪一排排。

                              驚嘆發展速度快,

            真叫人嘆為觀止眼界大開。

                              忽覺得腹中肌餓難忍耐,

                              進飯店填飽肚子再作安排。                        

                      【進門。服務員迎上。

            服務員    歡迎光臨!請問先生,幾位用餐?

            田半車    不多不多,就我一個。

            服務員    請問您要不要包廂?

            田半車    一個人吃飯,要什么包廂。這塊就蠻好。(坐下)

            服務員    我們這里可是有最低消費的。

            田半車    那好!我就來個最低消費,三塊錢吃個便飯。

            服務員    (旁白)什么……三塊錢?我們這兒最低一百二。(轉過身來)老大爺(指門外)前面那個治安亭,向左拐個彎,再往前走一百米就是大排檔了。那里青菜、蘿卜、蕃茄、豆角、豬下水、狗雜碎,三塊五塊,應有盡有,包你吃個夠。

            田半車    什么?你們這里沒得吃?

            服務員    這里?你要在這里吃,好!請點菜。(遞過一本菜譜價目表)

            田半車    不用點,就來碗炒面。

            服務員    我們這里不是面店。

            田半車    那就來碗白飯,外加一碗青菜豆腐湯。

            服務員    我們這里不是食堂!

            田半車    炒面沒有,白飯不賣,你們這是什么店呀?以前不像這樣!

            服務員    我尊敬的農民伯伯,你老人家走錯門羅。你看門牌,這是鴻運大酒店,是全城最高檔的消費場所。我對你講,到這里來吃飯的,人家一桌菜最起碼上千元,你呢……

            田半車    乖乖,一頓飯吃掉這么多啊、這不是胡鬧嘛!我倒要看看,你們這里是什么高消費。ㄓ蠘牵

            服務員    (擋。┠阆敫墒裁?

            田半車    上去看看呀!

            服務員    (譏諷地)嗬!不買羊肉,你也想聞點膻味?人家和小姐跳貼面舞,你也想看看?

            田半車    我……我才不想看。

            服務員    那桑拿浴就更不能看了。那是有小姐摩足和敲背的,懂不懂?

            田半車    (氣極)你、你……(氣得摘下眼鏡擦拭)把你家領導找來,太不像話……太不像話了……

                      【玉秀從內上。

                  小張,出了什么事?

            服務員    領班,你看這位老大爺……

                 (打量。旁白)呀!他不是田老師嗎。(對服務員)你先到后面去有事,我來處理。(服務員走后,上前下)田老師……你看我是誰……

            田半車    你是……(挨近打量,看不清。戴上眼鏡細看)你……是玉秀?!

                 老師,你沒有忘記我吧?

            田半車    怎么能忘記呀。

                 我離開家鄉快十年了!

            田半車    (感嘆地)是!十年啦。

            (唱)十年時光似水淌,

                            世事變幻如滄桑。

            你非當年舊模樣,

            農家女已改昔年裝。

                  (唱)老師啊,你兩鬢白發悄然長,

            額頭皺紋添幾行。

            滿腹話不知從何講,

            十年來睡夢之中;剜l。

            田半車    (唱)十年不知你去向,

            沒想相逢在店堂。

                  (唱)意外相逢心潮漲,

            未訴離情淚盈眶。

              秀    (打破沉寂)田老師,先吃飯吧。

            田半車    在這里吃飯?最低消費一百二,這是吃飯嗎,是殺人的。

                  今天學生請老師。

            田半車    你請客也不行。

                 那……我請你到我的出租房去,讓你嘗嘗當年我在田家灣學校當食堂廚師的手藝,還行不行了。

            田半車    我最喜歡吃你的韭菜燴蛋糕了。好,就到你那里去,看看我的學生如今生活得怎么樣。(發現標牌)你看你看……這上面錯字連篇,去把你們領導找來……

                  我……我是酒店的總領班。

            田半車    把你們最高領導找來。

                  我們酒店是鴻運集團的下屬。

            田半車    啊,這個酒店就是焦浩運的集團公司的?我正要找他呢!把他叫來,拖欠五十臺電腦贊助費一年多了,債主找到學校把大門都封了。眼看要開學了,全村上下怨聲連天,弄得我里外不是人。

                 田老師是為贊助款進城的?

            田半車    是的。今天非得好好的給焦浩運上一課,讓他現在就來見我。

                      【衛鴻、常傳達上。

                 玉秀,怎么回事?

                 衛總監……哦,這位也是鴻運集團公司的領導,是……

            常傳達    鴻運集團的財務總監、行政主管、優秀企業家、現代女強人、三八紅旗手、十佳賢內助……

            田半車    頭銜不少,就是沒文化。

            常傳達    你嘴里干凈些啊,有你這樣對衛總監談話的嗎……

            田半車    你看,“熱烈歡‘仰’經貿‘恰’談會的代表‘泣’臨指導”,短短的十六個字,竟然錯了三處。

                  噢。ǹ戳艘槐椋┪以趺礇]看出來?
                  (暗暗地拉了一下田半車的衣袖,低聲地)田老師……

            田半車    (甩開玉秀的手)你看!熱烈歡迎的“迎”字寫得不規范,其一也;洽談的“洽”三點水寫成了豎心旁,乃別字也。這是其二;最可笑的是蒞臨的“蒞”字應該是草字頭下面一個位字,而你們卻寫成了草字頭下面一個哭泣的“泣”字?腿耸强拗鴣淼难?(大笑)哈哈……

                  笑什么笑?摳什么字眼子,小題大做……

            田半車    蒞臨者,來到、來臨之意也,專用于上級對下級的光臨,就像我到你們這里來的一樣……

                  (不屑地旁白)他算什么上級?!

            常傳達    八成是政治騙子!打110,打110

                  (趕緊向外拉田半車)我送你去吃飯吧。

            田半車    不忙。有錯不糾,誤人害已。

                      (唱)這酒店雖氣派徒有其表,

                            就好像繡花枕頭草一包。

                            服務員生的花枝俏,

                            態度惡劣舌如刀。

                            最低消費一百二,

            百姓誰能吃得消?

            大堂里錯字連篇不覺臊,

            真真是丟人現眼太糟糕。

            你趕快讓職工前來報到,

            由我來上一課把他們素質提提高。

                  (旁唱)蛤蟆打哈欠口氣倒不小,

                  (旁唱)我欲要阻撓難阻撓。

            常傳達    (唱)  神經有病土老帽,

            田半車    (唱)  白丁不識鴻儒高。

                  (唱)  你丈二和尚來自哪座廟?

            田半車    (唱)  田家灣小學把書教。

            常傳達    (唱)  孩子王也敢在這里稱好佬?

            田半車    (唱)  焦浩運見我也要先哈腰。

                  (旁白)田家灣來的……是那個田二餅!玉秀,你接待這位老人家吧,我……有急事要處理,先走了。(欲下)

            田半車    (攔)站!聽我把話說完。

                  你老有話……先緩一緩……

            田半車    緩一緩?你們焦總是不敢朝我這個態度的?

            常傳達    (大喝)膽大,蹬鼻子上臉了是不是?跑到這里來撒什么野?叫保安來,把這個老神經轟出去。

            田半車    哈哈……今天,我還就不走了呢,讓焦浩運跑步來見我!

              鴻    (拉常傳達)我……我們去找焦總(急下)

            田半車    帶信把焦浩運,就說我田半車來了!

                  田老師,你知道她是誰嗎?

            田半車    管她是誰,該教育的還是要教育。

                 她是我們焦總的愛人衛鴻。

            田半車    (大驚)?那……我剛才的話重不重?

              秀    重了。

            田半車    過不過?

                  過了。

            田半車    (懊喪地)這下壞了!那筆贊助費我怎么開口?(呆立)

                      【切光。

             

                                           

             

            【緊接前場。

                   【焦浩運家客廳。陳設考究。

                  【衛鴻拿著手機在室內焦急地來回走動。

                 (唱)無端挨了一通訓,

                           氣得衛鴻心里疼。

                           沒想到來人就說田二餅,

                           我情急之中先脫身。

                           暫忍火氣細思忖,

            如何應對這催款人。

                      【又欲打電話,焦浩運上。進門。

                  (沒好氣地)你還曉得家來呀?電話都打爆了。

            焦浩運    嗨嗨,接到你電話……我正在集團開會……夫人,是不是跟新加坡合作的事情有進展了?

                  田家灣又來人逼債了!哼,這一次居然來了個戴眼鏡的叫什么半車……

            焦浩運    啊,你是說田老師來了?

                 口氣不小,態度強硬!

            焦浩運   我說夫人,田家灣小學的這筆捐款,是不是……請你放行……

                 放行?你說得輕巧,四十萬哪,先緩一緩。(電話響,衛鴻接電話)是馮主任!請講……縣里有個活動要贊助……這……主任哪,我們廠的AC產品最近有點滯銷,暫時拿不出錢來……什么?產品升級換代由你們銀行支持,那太好了!我們贊助十萬塊!再加點?那您說……行,二十萬就二十萬,馮主任,我這可是看在您的面子,今后你可要多支持啊。好,我馬上讓財務部辦理……(放下電話)你看看,常傳達他們招商局要搞個企業家聯誼會,要我們冠名出二十萬。銀行這兒又來了……到處拉贊助,企業都拉窮了。

            焦浩運    夫人,你看你看,別人要贊助你一張口就兩個二十萬,可田家灣的捐款……

            衛 鴻   我們是企業,不是慈善機構,公司捐款的規矩你忘記了?

            焦浩運    我知道,不就是:有領導出面的,捐;對企業有利的,捐;協作單位的也得捐。

                  對!沒有領導指示的,不捐;企業得不到回報的不捐;非關系單位一律不捐!這三捐三不捐,你好好對照對照!

            焦浩運   夫人,我話已經說出去了,田家灣總和我有關系吧!我個人丟臉事小,可你的光輝形象和公司的聲譽受到損害,那可是大事情哪!

            衛 鴻   你還為我和公司想?!你是要在你那個夢中情人面前出風頭!人家捐圖書,你就捐電教室,你肚里幾條蛔蟲還瞞的了我?

            焦浩運   你還把人屈死哪,這話你問過上百遍了。人家馬麗是有名的;,能看上我嗎?我們僅是一般同學關系。

                  那好,她捐她圖書,我們不跟著出這個風頭,這筆錢我不捐了!

            焦浩運    你……(嘟囔著)那……那個二十萬我也不同意!

                 ?你、你不同意?

            (唱)我的話你竟然也敢違拗,

            你常說我對你恩比天高。

            想當初你縣城打工把我爸投靠,

            對我爸惟命是從人乖巧。

            就憑著能寫會畫出個墻報,

            我父親賞識你讓你跟他拎拎包。

            待你成了上門婿,

            父臨終又讓你把公司重擔挑。

            你竟把家訓全忘掉——

            焦浩運    不敢不敢,八字家訊,我倒背如流:

                    (唱) “不忘根本、不越權位”我一輩子永記牢。

                  能記住就好。ㄟM內)

            焦浩運    夫人……夫人……(跟進)

                      【玉秀內唱:一路行來穿街過巷——

                      【玉秀領田半車上。

                  (接唱)聽老師一番話義憤滿腔。

                              田家灣校門被封難開學,

            玉秀我豈能袖手站一旁。

            田半車    (唱)  縣城夜景無心賞,

                              鄉親的重托不敢忘。

                  到了。

                      (唱)焦總家就是前面第一幢,

            田半車    (唱)這別墅果然是富麗堂皇。

                           他在樓中把福享,

                           捐款的事兒腦后忘。

            今天找到他門上——

                     (快步上前,忽然傳來狼狗的高叫聲)親媽媽!

                     (接唱)嚇得我渾身上下似篩糠。

                 (唱) 他們家狗不咬人且把心放,

                            倒是那焦夫人你須多提防。

                            還望你莫激動有話慢慢講……

            田半車    玉秀,你先回去吧,我一個人找他們去!

                  田老師,你要當心哪。ㄏ拢

            田半車    你放心,你放心。克陀裥阆拢

                      (唱)  回轉身定定神我自有主張。

                      【敲門。焦浩運、衛鴻聞聲上。焦浩運欲開門。

                  (攔。┠阆榷愕揭贿吶,讓我看看是誰?(開門,見是田半車,忙欲關門)         

            田半車    別關別關。〝D進門內)我是來找焦老板的。

                 (尷尬)田……田老師……

            焦浩運    你們認識?

            田半車    (一時失措)焦……夫人……衛總監……

                  剛才不是向你匯報過了嘛,我們見過……

            田半車    見……見過……嘿嘿,今天我有點過了,過了……

                  田老師啊,我常聽我們焦總提到你,今日一見,果然是滿腹經綸,才華橫溢。酒店一席話勝讀十年書,我一點不奉承你……你老是學界精華、教壇老馬、林中香樟……請用茶……

            田半車   嘿嘿……真會夸人……精華是液體,老馬是牲口,香樟是……木材……說到底我倒不是個人了……

            焦浩運    你替我上果盤去。(朝衛鴻眨眼示意)我家婆娘,小學上了十三年,底子不太厚實,比喻不當……

            田半車    浩運哪,我總算找到你啦。

            焦浩運    田老師,您這次進城……

            田半車    上作文課時,我常講的八個字:還記得了嗎?

            焦浩運    開門見山,突出主題。

            田半車    那我就長話短說了!

                      (唱)校友會你親口答應把錢捐,

                             村民們把你當成活神仙。

                             四十萬至今未兌現,

                             我問你想拖到哪一天?

            焦浩運    (為難地)老師!

                      (唱)不是我遲遲不兌現,

                             衛鴻她……

                      (旁唱)目光似劍頭頂懸。

            田半車    (唱)  你吞吞吐吐是何意?

            焦浩運    (旁唱)我……只好找個借口來周旋。

                              老師!

                              就因為資金周轉不方便,

                              請你耐心等幾天。

            田半車    (唱)  田家灣幾次來人分文未見,

                              這一次老師絕不空手歸。

            焦浩運    (唱)  我也并非想拖欠,

                              學生我滿腹苦衷實難言。

            田半車    (唱) 師面前你也敢敷衍,

            焦浩運    (唱) 我怎敢和你打太極拳。

                      (見衛鴻端果盤走來)不信你問她,她是我公司的賬務總監。

                  田老師,這是臺灣水果,您嘗嘗。(放下果盤)你聽我說老師,不是我們不想把錢,只是目前企業遇到困難,產品滯銷,浩運都愁死了。還有目前正在搞技改擴能,最少要上千萬的投入,所以……

            田半車    我不要聽,捐款是你自愿的,沒人逼你!再說,你要不答應捐款四十萬,就不會有這么大的麻煩。

            焦浩運    (看了衛鴻一眼)我這不也是遇到特殊情況了嗎!

            田半車    別騙人了!

                      (唱)你們倆口口聲聲喊沒錢,

                            困難說得大上天。

                            就說你那大酒店,

                            一天收入多少錢?

                            再看這幢小別墅,

                            你說要值多少錢?

                            現如今校門被封群眾埋怨,

                            眼看著秋季開學沒幾天。

                            你從小喝的是田家灣的水,

                            怎能將鄉親鄉情拋一邊。

                            浩運哪!            

                            一諾千金豈能變,

                            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樹活一張皮,人靠一張臉,

                            誠信是第一,聲譽大如天。

                            承諾如果不兌現,

                            我們師生二人要將“詐捐”臭名背!

            焦浩運    老師,“詐捐”的臭名萬萬背不得,你不要說了,這個錢,一定兌現!

                 (擋過話頭)對對對,老師你放心,我們一定想辦法。浩運明天一早就出差,跑資金……

            焦浩運    (意外地)出差?

                  (踩了丈夫一腳)早上不是說好的嘛!

            焦浩運    (無奈地)對對對,出差,出差。

            田半車    浩運,你出差多長時間?

                  說不準……

            焦浩運    少則兩三日,多則五六天。

            田半車    好,我就等你一星期。就這樣說定了!我去找個小旅社住下來。

            焦浩運    老師留步。我怎么能讓你住小旅社呀!

                  對對對,你是我們焦總的恩師。浩運,讓老師住我家鴻運大酒店吧!

            田半車    不不不,不能給你們添麻煩!

            焦浩運    (誠懇地)老師,您就給我個面子,讓學生孝敬你一次吧!

            田半車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客隨主便了。(抹汗)今天還真把他們兩口子震住了。

                      【切光。

                  

                      【暗轉。酒店總統套房內外。

            【衛鴻與玉秀從兩邊悄悄上。

                  (唱)美食過后美色誘,

                  (唱)衛鴻心機深難究。

                  (唱)若中圈套他必走,

                  (唱)玉秀心中好擔憂。

            【二人各自隱下。一小姐扶著微醉的田半車上。

            田半車    (剔著牙)你、你放開我,我……沒醉!

                      (唱)腳打漂歪歪扭扭,

            頭發昏晃晃悠悠。

            一桌菜特豐盛應有盡有,

            山珍海味見所未見不知道如何動筷如何下手

            如何張口去吃哪一頭。

            衛鴻她代表丈夫頻頻敬我酒,

            盛情難卻我只得應酬。

            焦浩運未忘師生情深厚,

            田半車一盆脂油潤心頭。

                  (一指按摩床)先生,你躺下歇會。

            田半車    哎,好。ㄌ稍诖采希

                  (上前)先生,我幫你把衣服脫了。

            田半車    ?你、你想干什么?

                  為你服務啊,先生,你喜歡中式按摩還是泰式按摩?

            田半車    你……我不要按摩,你走吧!

                  先生,您不要謙虛了,我的服務包你滿意,讓你舒舒服服,飄飄欲仙……(挑逗性地按摩)

            田半車    (推開小姐,翻身坐起)你給我滾,立即離開這里!

                      【小姐無奈地下,田半車摸索著進房間。

                      【衛鴻、玉秀分別上。

             

                      呀!

             

                                        驚訝

                     (唱) 他真是個令人    的老學究。

                                        敬佩

                           

                              刻意安排不上勾。

                           

                (唱)急壞我衛鴻——

                 (唱) 喜壞我玉秀。(下)

                 (唱) 此計不成我再來一手,

            不達目的決不罷休!

            【切光。

             

             

             

            【常傳達匆匆上,和衛鴻迎面而撞。

            常傳達    哎呀,衛總監啊,酒會就開始了,等著你這個贊助冠名的代表講話哪。

                  話我就不講了……心里煩。

            常傳達    什么煩心事,到你衛總監這里還不是電熨斗燙冰棍,一靠一攤水嘛。

                  那個田二餅這幾天攪得我五心煩躁……

            常傳達    就是那個要替你們上課的老神經?

                  他是焦總的老師,專程來討要那筆捐贈款的。

            常傳達    !我們聯誼會的捐款還沒到賬呢……討飯不可拼幫行哪。衛總監,你可是答應了的,我也是在局領導面前拍過胸脯了。再說了,捐給田家灣幾十萬,你們鴻運集團能有什么回報?請你衛總緩一緩,先揀急的來。

                  問題是這個二餅先生癡貓守窟,不走了呢。

            常傳達    嘿嘿……這還難得住你衛總監?(耳語)

                  只能如此了。

                      【暗燈。

               

            【十天后。

                   【鴻運大酒店客房內外。

                      【伴唱:城里的日子不好受,

                              白日里車水馬龍滾滾流。

                              到晚上歌廳舞廳拼命吼,

                              田半車度日如年昏了頭。

                      【田半車在床上翻來覆去。

            田半車    (唱)我捂起耳朵聲依舊,

                            無奈用被蒙起頭。

                            迷迷糊糊合上眼,

                            不知歌舞幾時休。

                     【另一特寫光下。玉秀上。

                 (唱) 一夜無眠枯坐守,

                            幾多思緒繞心頭。

                            一枝鋼筆拿在手,

            往事歷歷腦海留。

                            這枝筆幫我把精神重抖擻。

                            這枝筆將他身影刻在我心頭。     

            借送衣把他心思來摸透——(隱去)

            田半車   (在室內不安地走動)唉!

                     (唱) 我又是煩燥又擔憂。

                            這幾天為何不見小玉秀?

                            我如同汪洋之中一孤舟。

                            自從浩運出差后,

                            我日夜都在扒指頭。

                            十天來山珍海味加洋酒,

                            十天來渾渾噩噩夢中游。

                            但愿得夢醒之后錢到手……

                  (捧一疊衣服上)

            (唱到門前難抑心跳面含羞。

            老師……

            田半車    啊,玉秀。剛想到你,你就來了!

                  是嗎?你……還想著我?

            田半車    這……(掩飾地)這么多天為什么不來看我呀?

            玉 秀    對不起,公司有規定,不是服務員,不準進總統套房。再說,老板娘交代,任何人不許和你接觸,怕打擾你休息。

            田半車   (大笑)我都成了孤家寡人了。哎,玉秀,我的衣服都是服務員拿去干洗,怎么又到你手里了?

            玉 秀    是我讓服務員留給我的。你知道嗎,酒店干洗一件衣服二十塊錢哪!

            田半車   啊,這么多?玉秀,太謝謝你了!

            玉 秀   田老師,我應該謝謝你!

                    (唱)玉秀過去家貧困,

            是你贊助才進校門。

            為還債嫁給村鄰牛二楞,

            被逼輟學成了婚。

            不想他游手好閑、賭博成癮、輸光家產、勸說不聽,

            反而打得我遍體傷痕。

            我要離婚他不肯,

            虧你為我拿章程。

            仗義執言寫訴狀,

            終使玉秀出火坑。

            田半車    唉,往事不堪回首!

                   (唱) 離婚后無有安身處,

            我說服校長讓你到食堂暫棲身。

            誰知惹惱牛二楞,

            他大鬧學校,雞犬不寧,指名道姓,毀我名聲,

            他說我,存壞心,有預謀,拆婚姻,

            說什么要報奪妻恨……

            玉 秀 。ǔ 都怨我連累你清白人。

            決心離開是非地,

            進城打工自謀生。

                            臨行前你送我這枝筆,

                            鼓勵我自立自強要自尊。

                     【伴唱:往事重提情難禁,

                            胸中騰起浪幾層。

            田半車   (唱) 十年來抹不去她的影?

            玉 秀   (唱) 十年忘不了他的人?

            田半車  (唱) 為什么心跳加快難平靜,

            莫不是老樹枯根又發青。

            我暗責自己想非分,

            老師怎能戀學生。

            更何況肩上擔重任,

            捐款無著落不該邪念生!

            玉 秀    田老師……(欲言又止)

            田半車    玉秀,你想說什么?

            玉 秀   我、我……看你這件衣服都破了,該買件新的了。

            田半車    買什么,還能將就著穿。朱子曰:一飯一粥當思來之不易,一絲一縷恒念物力維艱。

                  你呀,你不嫌寒磣,我還怕人家說我這個學生呢!走,我陪你去買一件。(不由分說,拉起田半車下)

            [焦浩運悄悄上。

            焦浩運  (唱) 老婆對我下了令,

            沒電話不準回家門。

            只好躲在外面等,

            對老師總覺愧在心。

            吃不香來睡不穩,

            偷偷回來看師尊。

            溜到酒店房間進——

            [衛鴻跟蹤上。

            衛 鴻  (接唱)擔心的事兒終發生。

            酒店保安報來信,

            說丈夫進了客房門。

            悄悄前來看究竟——

            [進門,在焦浩運后背拍一下。

            焦浩運   (嚇一跳)哎呦喂,親媽媽……

                   (接唱)嚇得我三魂少二魂。

                   (訕笑)夫、夫人……你……

            衛 鴻   你好啊,竟敢跑到這里來!

            焦浩運    我……

                  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走走走……

                      【幕后傳來田半車的聲音:“謝謝你,玉秀。再見!”

            焦浩運    不好,田老師回來了……(二人僵立)

                      【田半車提塑料袋上。開門。衛鴻死死抵著門。

            田半車   (于門外)咦,門怎么打不開啦?

                  快、快躲起來!

                     【焦浩運不肯,衛鴻硬將其推進大衣柜。

            田半車   (無意間推門)怪事,門怎么開了?(感覺有人)誰呀?

                  田老師,是我。

            田半車    !原來是衛總監。浩運到底什么時候回來?

                  快了吧。我這陣太忙,沒來看望你老,住在這里吃得可好?睡得可香?這房間里洋酒、水果盡管用……還有什么要求盡管說。

            田半車    唉,山珍海味雖好,可我食之無味……房間豪華舒適,可我徹夜難眠(從塑料袋里取出衣服),這捐款……

                  捐款的事先緩一緩……老師放心,浩運一回來,就解決你的問題。喲,田老師,你買了件新衣服?

            田半車    哎。(從塑料袋中取出衣服欲朝大衣櫥里掛)

                  (急上前)我來我來。(上前接過衣服,掛到衣柜旁的衣架上。嘖嘖夸贊)這件休閑上裝樣式時髦,顏色端莊。想不到老師不僅學問好,挑衣服也很有眼光嘛。ㄕ檬謾C響,走到一旁接手機)  

            田半車    哪里哪里,是玉秀幫我挑的。(不好意思地將衣服取下,順手拉開衣柜門,忽見焦浩運躲在柜中,不由得吃了一驚)你……(焦浩運急將手指指衛鴻,隨后又擺擺手,將門拉上)

                 (急轉過身子)田老師,怎么啦?

            田半車   (語無倫次地)我……不,這柜子……柜子……

                  這柜子?(上前故意去拉柜門)這柜門……壞了。

            田半車    這這這……

                     (旁唱)想不到他倆原來是撒謊,

                             焦浩運說出差卻在衣柜把身藏。

                 (旁唱)想不到浩運他自投羅網,

            焦浩運   (旁唱)弄得個不尷不尬急得慌。

            田半車   (旁唱)我欲聲張他不讓,

                             其中定然有名堂。

                 (旁唱)莫慌張把緊柜門手不放,

            焦浩運   (旁唱)我只好憋住氣息不聲張。

            田半車   (旁唱)他倆竟然把雙簧唱,

                            我何不借審衣柜為他們補上課一堂。

                     (返身至衣柜前拉柜門,拉不開。因用力過大,跌坐地上。衛鴻欲上前扶,被其推開。故意生氣地)衣柜呀衣柜,難道你也欺我們鄉下人?難道你也瞧不起我這個教書先生!你說,你講呀,你開口說話呀!

                  (唱)  你為何不答應?

            你為何不吭聲?

            你為何門閉緊,

            扳不動拉不開活像一座木雕神。

            (又上前使勁推拉柜門,衣柜被轉動)

                 (唱)  勸老師莫要白廢勁,

                            這木頭衣柜又不是人。

            田半車   (唱) 他雖不是人有靈性,

                            肚子里裝著花頭經。

                            活像我學生焦浩運,

                            外表硬錚骨頭輕。

                            說大話,渾身勁,

                            裝可憐,懵師尊。

                            不誠實,不守信,

                            數典忘祖昧良心。

                 (唱) 他聲聲責罵焦浩運,

                            我芒刺扎心冷汗淋。

                            老師啊木柜子怎能通人性

            奉勸你歇歇養養神。

            田半車   (怒氣不息地)哼!

            (唱)你敢再把我蒙混,

                            休怪我不顧師生情。

                            砸碎你的玻璃鏡,

                            踢爛你緊閉的門!

                            電視臺讓你去出鏡——

                            曝你的光,出你的影,

            揭你的底,現你的形,

            讓你里外不是人。

                  哎呀!老人家,你看你滿頭大汗,費盡勞神,和一個衣柜過不去干什么?我去放點熱水,讓你沖個涼。(欲拉)

            田半車    不用不用,我自己來。(徑自入內)

            焦浩運   (急從衣柜內出)哎呀,差點將我悶死了。讓我……讓我……緩一緩……

                  緩你個頭啊,趕快走,再遲來不及了。(二人溜下)

            田半車   (從內上,見柜門洞開,不由得哈哈大笑。拿起桌上的一瓶洋酒,猛喝了一大口。怪聲怪調地唱起京。

                     (唱) 今日痛飲慶功酒,

                            壯志未酬誓不休。

                            來日但等錢到手,

                            返回學校喜悠悠。

                      哈哈哈哈……

                     【笑聲中,服務員拿結帳單上。

            服務員    先生,套房結帳單來了,衛總交待,請你過目,(遞過)在這上面簽個字。

            田半車   (接過)謝謝!

            服務員    不客氣,應該的。(下)

            田半車   (看帳單,念)“房費四萬八,餐費兩萬六千八,新加坡水果一萬零八十八,外國洋酒兩萬八百八,外加巴西咖啡、德國衛生紙,各種小費,總共十四萬八千八百八十八!庇H媽媽,這下子掉下債窠了。樦耖T,癱倒在地)

                     【燈暗。

             

             

                  [接前場的夜晚。

                  [街頭橋畔。

                    【伴唱:晃悠悠半醉半醒,

                     飄忽忽半浮半沉。

            暈呼呼且悔且恨,

            迷糊糊且走且停。

            [田半車背著行李,一手拿著半瓶洋酒,凄惶地上。他在人群中穿梭,在車流中躲讓,不停打招呼道歉,好不容易來到橋頭,坐下。

            田半車    唉!

                   (唱) 繁華的街道煩人的景,

            攪得我心神不安寧。

            開車的罵我神經病,

            走路的說我瞎眼睛。

            我成了當代活武訓,

            流浪街頭失了魂。

            住酒店居然價不問,

            以為學生把老師尊。

            按摩女挑逗雖有警惕性,

            洋酒的誘惑迷了我的心。

            初品嘗苦中帶酸澀得很,

            再品嘗居然感覺甜津津。

            幾天下來慢慢有了癮,

            臨睡前不弄一杯居然翻來覆去難安生。

            不怪他倆設陷阱,

            只怪自己犯了暈。

            幾句奉承話,腳底如駕云,

            住的什么酒店,用的什么名品,

            嘗的什么洋酒,開的什么洋葷,

            出的什么洋相,尋的什么開心,

            捐款消費已近半,

            進城毀了半世清白名。

            如今我往何處去?

            哪里能容我存身?

            夜霧茫茫無路徑,

            我真是,進不能,退不能,上不能,下不能,

            左不能,右不能,難壞我這個教書人。

            如今里外不是人,

            成了被人笑的人,被人罵的人,

            被唾棄的人,不爭氣的人,

            一個地地道道的荒唐人!

                  [望著手中的洋酒,欲摔進河中又止。

            田半車  (自嘲地)一瓶上萬塊,一杯上千塊……反正已算賬,不喝白不喝。ㄒ豢跉夂攘讼氯,醉倒)

                  [玉秀尋找上。

            玉 秀  (唱) 玉秀突然被辭退,

                    說我是私進客房違了規。

                    找老師不見在房內——

                   (白)他已經離開,只有門上留了一張字條,上寫著:我的心中有愧,皆因超前消費,無顏面對鄉親,不配老師稱謂!

                   (唱) 急得我一路尋來將他追。

                    猛見橋頭人酣睡,——(上前細看)

                    正是老師田半車。

                   (急上前搖晃地)田老師,你醒醒……

            田半車  (迷迷糊糊地)別……別鬧!我……不愿消費……

            玉 秀   (心疼地)誰讓你消費啦,我送你回田家灣……

            田半車    我……我不回去,我……沒臉見人……

            玉 秀    那你跟我走,回我的出租屋。

            田半車  (一驚,這才看清是玉秀)我……不去。那是非……非法同居!

            玉 秀   那你想到哪里去?

            田半車   云游四海,處處為家……(爬起身便走)

                  你不能走。ㄉ焓掷。

            田半車    你別管我。(將其手甩開)

                  我不管你誰管?

                     (唱) 因你出身高成份,

                            命運待你不公平,

                            空有抱負難上進,

                            常受屈辱被折騰。

                            婚姻屢次遭失敗,

                            最終孤獨一個人。

                            如今是微霞桑榆近,

                            再不能虧待后半生。

            田半車    不談不談。我實在沒臉見人。ㄓ钟撸

                  田老師,你忘了當年是怎么教導我的?如今臨到自己頭上,你卻灰了心,喪了氣。(拿出鋼筆)看來這技鋼筆還是還給你吧!

            田半車   (尷尬地)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什么?   

            田半車   (囁嚅地)我……我……

            玉 秀  (氣惱地)我、我真看錯人了!

                   (唱) 過去你在我心中多神圣,

                    是個頂天立地的大男人。

                     幫我打官司果斷強硬,

            一身正氣接天云。

            如今你遇到挫折便逃遁,

            成了個扶不起、勸不行、

            聽不進、聲不吭,

            害怕困難不敢抗爭沒骨頭的軟弱人!

                      不就是十幾萬塊錢嗎。ㄈ〕鰪埓嬲郏┻@是我十年來打工的所有積蓄。本來是準備與你共度晚年用的,F在看來用不上了。(將存折放到田半車的手上)你拿去還掉酒店的欠帳,然后……你想到哪去到哪去。ㄞD身便走)

            田半車   (急喊)玉秀,你……等等……

                 (回過身來)你……還想說什么?

            田半車    你的一番話讓我渾身是汗……

                  是嗎?

            田半車    你……能不能不要走?

                  我總不能陪你一起到處流浪吧……

            田半車    玉秀……給我一次改……改過的機會好嗎?

                  你不走啦?

            田半車   (堅決地)不走了。我任務還沒完成,我一定要把這筆捐款要到手!

                 (激動地)你……你還是我心目中的田……田二餅。偷負渖锨,一把將田半車緊緊摟。

            田半車    哎哎……(楞了片刻,終于伸出雙臂,也將玉秀摟在懷中)

            [突然一束燈光掃來,隨后就是急促的剎車聲。二人一驚。

            田半車   (嚇得跌倒在地)啊,我的眼鏡。(亂摸)

                   [玉秀拉起田半車,幫找眼鏡,常傳達匆匆上。

            常傳達    干什么干什么?長沒長眼哪,不要命了是不是……

            玉 秀  (拾起眼鏡)是我。(將眼鏡遞給田半車)

            常傳達  (拉玉秀至一側)我說大姑奶奶,怪不道給你介紹多少條件好的,你一個看不上,原來和這個老神經混在一起,你看看他這付樣子,要身材沒身材,要長相沒長相,要人品沒人品,要風度沒風度……(朝田半車)請你離她遠些好不好,站遠點,再遠點……她,她是我的大姑奶奶!

            田半車   (戴上眼鏡上前)玉秀,他是誰呀?

            玉 秀   ……他是開發區招商局的常處長。

            田半車   (打量)我怎么看他不像個人哪!

            常傳達   你……你怎么出口傷人哪?

            田半車   你看,我眼鏡被你撞壞了,看什么都不是東西。

            常傳達   你……(拉過玉秀)跟我車,走……

                   [馬麗上。

            馬 麗  (慍怒地)常處長,怎么回事?(見田半車)!老師。(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常傳達  (大驚,旁白)想不到這老神經竟是她老師。壞事了!

            田半車   馬麗,你怎么回來啦?

              麗   報效家鄉,回來投資啊。你老人家怎么在這里?

              秀   田老師是專程進城向焦浩運討要捐款的,F在……遇到麻煩……對不起,我們先走了。ɡ锇胲嚰毕拢

            田半車    玉秀……玉秀……

                 (耳語)你先跟我……

                      【馬麗、常傳達懵住了。

            馬 麗   (不解地)這是怎么回事?

            常傳達   (懊惱不已)都怪我……嗨!

            馬 麗   你又怎么啦?

            常傳達   我剛才……剛才眼睛……間歇性失明……(狠狠地抽自己一個耳光)

                   【切光。

             

             

                    【接前場,清晨。

                   【焦浩運家。

            【焦浩運匆匆上。

            焦浩運  (唱) 浩運心中翻五味,

            對不起老師田半車。

            撫心自問實慚愧,

            我能有今天虧的誰?

            想當年家貧窮老師為我交學費,

            從小學到高中資助一回又一回,

            師恩半點未回饋,

            逼他離店理太虧。

            一肚子火氣壓心內,

            回家去把桌子掀!

            (進屋。高聲地)衛鴻!衛鴻——

            【衛鴻拿著材料從內上。

            衛 鴻   哎呀焦總,你回來了。ㄒ娖洳焕恚┰趺蠢?

            【焦浩運埋頭抽煙,沉默不語。

            衛 鴻   這是茉莉集團的相關資料,你仔細看看,常傳達電話里說,談判代表已到了,你好好準備一下……哎,跟你說話,聽到了嗎?(遞上材料)

                   [焦浩運推開,從包中拿出一只酒瓶。

            衛 鴻   (不解地)大清早的喝什么酒呢?

            焦浩運   (喝酒,瓶子是空的,大聲地)拿酒來!

            衛 鴻   你……

            焦浩運   少廢話,拿酒!

            衛 鴻   好好好,我拿,我去拿。▽⑺惯M酒瓶遞過)

            焦浩運   (大口喝將起來)……

            衛 鴻   (笑了起來)哈哈哈,焦總的酒量看漲啊。

            焦浩運   不但酒量看漲,膽量也看漲了!你……聽著!

                    (唱)自從進你家門檻,

            受的待遇不一般。

            你的父把我當著女婿看,

            兩個人常把知心話兒談。

            可是你呀,驕橫成習慣,

            總以為我把你這高枝攀。

            三句不投板斧砍,

            我好似案板上的一塊肉任你剁來任你。

            八字訓天天都要背一遍,

            猶如同壓在我頭上一座大山。

            我比那太監還要慘,

            你比那慈禧太后還難玩!

            我是堂堂男子漢,

            我寵你讓你為的是求家和安。

            馬麗她能為母校捐書款,

            我這個鴻運公司、民營樣板,

            回報社會、回報家鄉為什么這樣難?

            你是妻逼夫造反,

            迫不得已上梁山。

            不請回田老師立即與你把伙散,

            重操舊業回到我的田家灣。

            常言酒壯英雄膽——

            衛 鴻 。ù蠛龋┙购七\!

                   (唱)  你喝的礦泉水裝神弄鬼為哪般!

            焦浩運  (如泄氣的皮球,倒在沙發上)反正我這傀儡也當夠了,衛總監,不!衛董事長,我這個有其名而無其實的狗屁總經理不干了,今天就向你辭職。

                 (慌了)不行不行!我……不批準。

            焦浩運    不批準我也不干了。(說著起身便向外走,急得衛鴻趕緊上前拉。

            【田半車和玉秀上。衛鴻急松開手。

            田半車   (對焦浩運)你……終于回來了。

            焦浩運   (愧恨交加地)老師,我……你批評我,罵我……我全接受。

            田半車    浩運哪!

            (唱)你不要心中難受又悔恨,

            是老師沒有教好你這個學生。

            只怪我住進酒店忘使命,

            好日子一過忘了形。

            一杯酒喝掉一畝稻,

            一頓飯把一臺電腦肚里香。

            一晚上一個班學費睡干凈,

            一個人消費捐款近半成!

            痛定思痛自反省,

            田家灣的老規矩我要遵照執行。

            古廉頗犯錯還知身負荊,

            田半車今日理當效古人。

            犯村規本該當懲戒十棍——

            【忽地脫掉外衣,只見貼身吊筋汗衫上縛著一根荊棍。田半車向觀眾轉過身子。

            田半車   (接唱)玉秀你代表鄉親狠狠地抽切莫留情。

                      【焦浩運急阻。

            焦浩運   (搶過荊棍)萬萬不能!該請罪的是我焦浩運,我是個混帳不是人!老師,你打我吧。ㄅ豕鏖L跪)

            田半車   不!我是個老師,平時一直教導學生要:“知錯必改”,現在自已犯了錯,更要帶頭改。(欲取棍,焦浩運不給,二人爭奪。衛鴻一旁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常傳達引馬麗上。田半車與焦浩運各自松手。

                 (急上前)啊,常處長來了。(指馬麗)這位是……

            常傳達    她就是新加坡茉莉集團的董事長馬麗亞小姐。

                  (熱情地)哎呀!馬董事長大駕能光臨寒舍,讓我萬分感動。我正和我們公司的焦總在研究我們兩家合作的意向書哪。焦總,是吧。ㄏ蛘煞蚴沽藗眼色)

            焦浩運    對對對,正在研究。

                  不不,今天我來,不是談工作,是來看望我的老師的。

                  老師……

                  我的恩師,田半車先生。(擁向田半車)天地君親師,五倫神,別的不說,那是無從選擇的。唯獨這師尊最了不起,沒有血緣關系,卻把一生的知識傳授給學生,田老師是我心中的佛。

            常傳達    等于老師的話對馬董事長來說,就是圣旨!

                  呃……對對對,好好好……浩運,你和馬董事長不是校友嘛,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就好說話了。

            田半車    馬麗,這次回國,就是打算和浩運合作的……

            常傳達    田老神經,(打耳光)不……不……田老先生……大姑奶奶,你真是好眼力啊,我看他要樣子有樣子,要身材有身材,要風度有風度……這次兩家合作,還望田老先生多多協調,二位老總都是你的學生哪……大姑奶奶,你得多為企業出出力啊……

                  我已經不是鴻運公司的人了。(掏出存折)這是田老師住酒店所欠的費用。田老師,我們是不是該走了……

            常傳達    大姑奶奶啊,你這是……這是……火上燒油,雪上加霜……

            田半車    玉秀……

                  我咽不下這口氣!

                  玉秀,這事情先緩一緩……

            焦浩運    馬……馬麗同學……我……我們……

                  我來就是向你們正式宣布:我們兩家合作的意向性談判取消!

                      【焦浩運夫妻驚呆。

                 (結結巴巴地)馬……馬董事長,這是為……為什么?

                  因為你們沒有誠信!一個企業想立足于市場大潮之中,想發展、壯大,除了要有新的商業理念、新的管理機制和不斷更新的產品外,還有最根本的一條,那就是——誠信?赡銈兘箍偖敵醮饝杞o田家灣小學的四十萬電腦錢一拖再拖,至今未給。古語說得好:無誠則敗,有信則立。我的茉莉集團決不會和一個沒有誠信的公司合作。ㄞD身便走)

            焦、衛   (急了)馬董事長……

                  你們還想說什么?

            焦、衛    我……我們……(求救地轉向常傳達)常處長……

                      【常傳達示意二人去求田半車,二人為難。常傳達又向玉秀指指,暗示二人關系,二人會意。

            焦、衛    玉秀,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務必請你……(指指田半車)

                  田老師,馬董事長和焦總都是你的學生,你看他(她)們之間合作的事……

            田半車    馬麗、浩運,我是教書的,生意場上的規矩我不懂?纱舜芜M城,感慨萬千啊。

            (唱) 這次要錢城中走,

                   感慨萬千梗咽喉。

                   大家都在世上走,

                   誰都有酸甜苦辣在心頭。

                   鴻運公司看似很富有,

                   實際上有壓力來有憂愁。

                   眼下產品已落后,

                   謀出路還得低頭把人求。

            還有那拉贊助的擠破門口,

            這捐贈那資助難以應酬。

            再說你處長常老九,

            為企業服務忙不休。

            招商引資到處奔走,

            跑項目還要促稅收。

            我身邊這個小玉秀,

            進城打工把生計求。

            平日里吃苦挨累仍不夠,

            還要經常受人冷眼遭搓揉。

            苦酸辣,人人有,

            可心中仍然甜甜的有盼頭。

            這盼頭就是遇上了好時候,

            這盼頭就是你我一顆良心還未丟。

            熱鍋膛把火湊,

            也要當心過了頭。

            冷鍋膛不能丟,

            才能夠飯也香也粥也稠。

            這才是和諧社會共建構,

            這才是我們共同的追求。

            我堅信,沒有爬不過的山,

            沒有跨不過的溝。

            只要大家手挽手,

            為社會,添財富,為國家,添錦繡,

            求大同,存小異,忘記恨,莫記仇,

            和衷共濟,風雨同舟,

            眾人劃槳,力爭上游,

            共建社會主義大中國,美好的明天就在前頭!

                  田老師既是我的啟蒙老師,也是我的引路人。我……聽老師的。

                  田老師,我遺憾的是沒做過您的學生,您今天這番話讓我太感動了,我……實在為我的無知感到后悔!我現在就打電話,讓人把四十萬捐款立即轉到田家灣小學的帳戶上。

            田半車    太謝謝你了。

            衛 鴻    要謝你的應當是我們。我決定:田家灣小學的捐款再追加六十萬,向馬董事長看齊,也捐一百萬。

                  我也將這十年來打工的積蓄全部捐出。

                      【眾鼓掌齊聲叫好。

                      【切光。     

             

            尾 聲

             

                   [伴唱:田老師進城為大伙,

                     田老師進城趣事多。

                      鄉情鄉音隔不斷,

                     師生共唱和諧歌。

                   [伴唱聲中,老村長、眾村民迎候在村頭。田半車在馬麗、焦浩運等人簇擁下上。

            眾村民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田半車   (示意安靜)鄉親們,鴻運公司不僅兌現了捐款,又追加六十萬,支持我們村的學校建設。(眾鼓掌)還有更大的好消息。茉莉集團打算在田家灣建人才培養基地,培養高素質人才,鴻運公司準備來田家灣投資建廠,田家灣以后要大發展了。ū姎g躍)

            焦浩運   還有一個好消息:我們的田老師和玉秀姐已正式登記結婚了!

                    [歡快的嗩吶響起來了,熱烈的鑼鼓敲起來了。小村沸騰了。

                    [伴唱聲再次響起。

             

             

            ——全劇終

          3. 上一篇文章:

          4. 下一篇文章: 沒有了
          5.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淮劇論壇
            版權所有:鹽城市淮劇團 地址:鹽城市鹽都新區乾坤南路1號 郵編:224005
            聯系電話:0515—88438486 傳真:0515—88406855
            Copyright @ 2011 鹽城市淮劇團, All Rights Reserved 網站備案號:蘇ICP備10006542號-2
            浪荡女的被cao日常NP,蕾丝av无码专区二区,男人的j把女人的j免费视频网站

                      <address id="l3x5d"></address>

                      <form id="l3x5d"></form>